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
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

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驚爆!四個萌娃帶媽咪炸翻大佬集團

標籤: 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 林初瓷 林韻兒 都市
都市小說《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震撼來襲,此文是作者「驚爆!四個萌娃帶媽咪炸翻大佬集團」的精編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林初瓷林韻兒,小說中具體講述了:他是整個帝國最陰鬱暴戾的男人,不近女色,卻因一場意外與她聯姻。白天暴躁冷冰冰,夜晚卻把她抱在懷裡,逼進角落,霸道不失溫柔的求愛,一遍遍吻着她的唇,想要把她揉進骨髓里。「瓷瓷,說你愛我。」「這輩子只做我的女人可好?」曾經目空一切的男人,從此後眼裡心裏滿世界裏只有她一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21: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根據我們的調查得知,他的前妻任淑雲已經於5年前在舊金山去世。查到她的墓地,也證實她就是老爹的前妻。」
戰夜擎說這話的時候,幽幽嘆了一口氣。
「你是說,老爹的前妻5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藍初瓷吃驚,同時也覺得這個消息對於樊燁來說,應該算是一個非常壞的打擊。
天人永隔,這是一生都無法彌補的遺憾啊!
「嗯。」
戰夜擎看向遠處,樊燁的身影已經消失在視線里。
「她是怎麼死的?是病死了還是……」
「我們調查了死因,好像是死於一場槍擊案,這種事在那邊很常見,華裔在海外被槍殺也不是什麼新聞。」
藍初瓷想到什麼,又問,「對了,你查到了任淑雲,那麼她和老爹的兒子呢?」
「他們的兒子樊天喆,過去幾年在舊金山一帶混,現在找不到人,目前不知道他有沒有改名換姓,或者意外身故,還在繼續調查。」「唉……」
藍初瓷覺得樊老爺子要是知道這個消息,前妻去世,兒子失蹤,絕對會是一個滅頂的打擊。
「這件事你沒告訴老爹吧?」藍初瓷緊鎖着眉頭詢問。
「那天我想說的,但他喝醉了,之後我也沒有再提,其實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他。」
戰夜擎雖然嘴上嫌棄樊燁這個糟老頭子,可是內心卻一直挺佩服他和尊敬他的。
「暫時不要說了,只要他不知道,那麼他也許會以為他們都還活的好好的,至少還有個念想。」
藍初瓷做出決定,戰夜擎也表示贊成。
下午,修翼他們從外面回來,帶回來調查到的結果。
「戰爺,少夫人,我們查了監控,在監控里確實找到一個行蹤可疑的男人。」
修翼把手機拿給他們看,藍初瓷他們都看見上面的截圖裡,出現的男人,和客房服務生描述的外形差不多。
看不清五官,只能看見身形,穿着黑色的風衣,戴着口罩和墨鏡以及帽子。
他路過藍初瓷他們入住的房間門口,把一封信交給客房服務生,委託對方傳遞信件。
「光是從監控里,也看不出來什麼,只能看出來這個男人應該是年輕人。」藍初瓷分析道。
「是的,我們根據時間線,查遍整個度假村,發現他在送信之後就離開度假村,我們順着他乘坐的車輛追蹤,但最後他的車輛消失在度假村7公里處的路口,現在查不到任何蹤跡。」
修翼彙報完畢,戰夜擎道,「這種人,隱蔽性強,為了擺脫追蹤,肯定用了特殊手段。暫時我們也不知道對方主動來找我們的目的,還是要再等等看。只要我們不急,也許急的就是他們。」
「你說的沒錯,他們看起來好像不是為了易鋒城來複仇的,假設是復仇,就不會用這種方式。」
戰夜擎猜測,「說不定他們想要引你加入組織,想發展你成為會員。」
「呵呵,要真是這樣,我倒是想去看看,他們到底是何方神聖?」
藍初瓷只是單純的好奇,想要知道那是什麼樣的神秘組織,為什麼能讓易鋒城這樣的勢力頭目也對其俯首稱臣,甘心為己所用呢?
*
過了情人節,戰家的婚禮告一段落。
二月中旬之後,人們都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上。
凱森和普魯斯在華國遊玩了5天,來戰家先後蹭飯6次。
期間戰夜擎為普魯斯介紹對象,可惜他一個都看不上。
他的心裏裝的可是藍初瓷,哪裡能接受得了旁人。
到了回國的日子,臨走前,凱森和戰思媛戀戀不捨的告別,戰思媛送他一個香囊,「這是我們華國傳統的刺繡香囊,我親手繡的,送給你,做個紀念。」
凱森收到特別的禮物很開心,「謝謝,我一定會每天貼身珍藏它,想你了就拿出來看看。」
戰思媛甜美的笑了起來,凱森為了回禮,把自己的一塊懷錶取下來,放在她的手心裏。
「這個是我隨身攜帶的懷錶,送給你,你想我了,也可以看看這個,裏面有我的照片。」
戰思媛打開蓋子,果然在裏面看見一張小小的頭像,「我知道了。」
「我走了,以後要每天都和我保持聯繫。等下次我開音樂會,你要來聽我的音樂會。」
「好。」
最後凱森再附送上一記法式熱吻,聊表相思與不舍之意。
這邊,普魯斯也在和戰家人熱情的表達感謝,「謝謝你們的款待,這幾天我在華國玩的非常開心,等下次你們舉辦婚禮我會再來的。」
「行了,多餘的話都不要說了。」
戰夜擎催促他上車,他都有種請神容易送神難的感覺,現在只想把這個難纏的傢伙趕緊送走。
「我要說!我還有話要說。」
普魯斯不肯上車,他看向戰夜擎身後的藍初瓷,「公主,以後有空,你不要忘記到我們國家訪問。你可以自己來,不用帶你老公也行哦!我一定會盡地主之誼,好好的招待你的。等你!」
「快滾吧!」
戰夜擎已經忍不住要發飆了,直接把這貨推進車裡。
車門關上,普魯斯腦袋伸出來,繼續叨叨,「我喜歡華國,我愛華國,但我更愛你,我的公主……戰夜擎,你不要擋着我,讓開點,我看不見她了……」
要不是車隊已經駛出去,戰夜擎都想把皮鞋扔在他臉上。
有完沒完啊這傢伙!
「好了二哥,你別丟人了!」
凱森把普魯斯拖回車裡來,早知道他二哥這麼丟人,他都不會帶他來的。
送走凱森兄弟二人,下午,權舟橫他們也過來道別。
「初瓷,我們先回離城籌備了,到時候隨時保持聯繫。」
「好的,小舅,歡迎你再來玩。」
藍初瓷和權舟橫打完招呼,又和陸佳依叮囑一番,最終送走兩人。
年也過了,節也過了,藍初瓷和戰夜擎也要投入工作事業當中。
這段時間裏,藍初瓷只要有空就畫設計稿圖,除此之外,她和權舟橫那邊已經確立了香染慶典的具體時間,大概在六月初,現在只需要香染坊那邊趕製展品即可。
到了陽春三月份,藍初瓷確定了一項行程,她打算去福源寨一趟。
不過,出發之前,他們還要度過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