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重生奶爸,帶着老婆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葉辰陳一諾

標籤: 葉辰 都市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 陳一諾
小說《重生奶爸,帶着老婆》是作者「葉辰陳一諾」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葉辰陳一諾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前世握擁四千億個人財富的葉辰重生回到六十年前。那年,他是一窮二白的人渣賭狗。求他簽字離婚的妻子,恨不得讓他人間蒸發的岳父岳母,發出還錢威脅通牒的催收高炮...且看他如何用那六十年的未來先知扭轉乾坤,引領狂潮,締造出全球無以抗衡的商業帝國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6:5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合著我還得感謝你,感謝你們沒有在開庭之前走人了?」
柳青衣的話不僅沒能讓梁致遠冷靜下來。
反倒是那扭曲的面目在氣急敗壞中愈發猙獰。
殊不知柳青衣依舊沒有為之動容。
只是眼中的悲哀之色再為加重。
「好好想想吧,想想為什麼會走到眾叛親離這一步!」
「眾叛親離?哈哈,眾叛親離,眾叛親離,好一個眾叛親離啊!」n
梁致遠猛地拽了拽自己的領帶。
下一秒。
重拳捶在辦公桌上,再而歇斯底里地怒吼起來,「說白了不還是因為沈瑤嗎?不還是因為在你們心裏頭我梁致遠的分量遠遠沒有沈瑤來得重嗎?我知道,知道你們之所以要離開皇庭,就是想着投奔沈瑤去,可我他媽就想不明白了,我梁致遠哪裡對不住你們了?你不是拿我接下鵝廠遊戲的起訴委託來說事嗎?但我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我他媽為的是皇庭律所的未來,為的是你們所有人的未來!如果葉辰不是單方面終止了跟皇庭律所的所有合作,我他媽至於會接受鵝廠遊戲的委託嗎?我只是想通過鵝廠去拓展皇庭律所的業務,去讓皇庭律所抱上鵝廠的粗腿來壯大自身,我錯了嗎,錯了嗎啊!還有,你是不是也覺得我接下鵝廠遊戲的委託去起訴葉辰入股之後的米哈游純屬不仁不義?但你就不想想葉辰那邊單方面突然終止跟皇庭律所的合作是不是不仁不義?」
「是,我不否認葉辰幫過咱們,對咱們有恩!但是欠他的恩,難道咱們沒還清嗎?不,都他媽兩清了!拋開皇庭律所幫他打贏了『輪迴』跟『涅槃』的那場官司不說,拋開費用什麼的不說,就他們單方面終止合作的事兒,我索要過一分半毛的違約金了嗎?沒有,這還不夠還清給他嗎?啊!」
「在他們單方面終止合作的那一刻起,彼此就已經分道揚鑣沒有任何關係了,所以我接受鵝廠遊戲的委託,這又何錯之有?就因為他是米哈游的第二股東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日後入主的公司若是遍布大江南北,我皇庭律所是不是就不用接案子了?」
說到情緒激動處,梁致遠狠狠地踢了一腳桌子。
繼續拍桌道,「由頭到尾,我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是深思熟慮的,截至到了他娘的現在這一刻,我依然敢拍着胸口說我梁致遠一點錯都沒有,錯的是你們,是你們用那莫須有的道德來綁架我!又或者說你們都在怕得罪葉辰,心裏頭都在想着如何才能討好他的小九九!你們從未拿我當過主心骨,你們從未站在我的角度去着想過,從未!」
面對梁致遠的嘶吼,柳青衣繼續保持着那悲哀的眼神搖着頭。an五
道,「我不想再跟你去進行這種無謂的爭辯,我從來沒有道德綁架你,我也相信所有的皇庭人不曾對你進行過道德綁架,你說你之所以跟以前判若兩人,是為了皇庭律所的未來,是為了咱們所有人的未來,但你捫心自問一句,真是這樣嗎?如果是為了皇庭律所跟咱們的未來,你會去接這麼一樁明知勝率不高的案子?並且被告公司的第二股東還是有恩於咱們的?事已至此,話到這份,很多東西已經沒必要說得太白了,對於你那本末倒置的邏輯觀我也不想再發表什麼,我過來就是想跟你說一聲我要離開了而已!」
「行,要離開是嗎?滿足你,滾,滾,都他媽滾!」
一把抓起辦公桌面上的那些辭呈,梁致遠揚手一甩,「我就不信皇庭律所離了你們就生存不下去,我就不信皇庭律因為你們的出走就得走向末路!」
柳青衣不再去犟。
淡然地點點頭,「祝你好運,祝皇庭好運!」
扔下這句話。
柳青衣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隨着她的離去。
後續不再有人推開辦公室大門前來遞辭呈。
這倒是讓梁致遠清靜了下來。
可是清靜的只能是環境。
至於他的內心,早已化作了引線開始被點燃的炸藥桶。
「草泥馬!」
「草泥馬!」
「草泥馬!」
過去一直貫徹斯文作風的他在當下短短時間內已是說出了比之過去幾十年加在一塊還要多的粗口來。
雙掌狠拍一巴辦公桌後。
坐着的大班椅上被他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甩轉,背朝辦公室大門地不停深呼吸。
不知過了多久。
這才拿起手機撥通了鵝廠副總裁的號碼。
「說!」
電話那頭分管遊戲板塊的鵝廠副總裁雖是接通了電話,可語氣卻是無比冷漠。
「余總,今天的官司是我失算了,再給我個機會!」
情緒已是完全蓋過了理智的梁致遠開口即道。
「你要什麼機會?」那頭的鵝廠副總裁冷笑道。
「我想幫你們打一場勝訴的官司,被告方是葉辰旗下企業的官司!」梁致遠道。
「然後呢,如果打贏了,你想要得到什麼?」方才的冷笑化作戲謔,鵝廠副總裁道。
「我只想為我自己正名,同時也希望獲得你們鵝廠的認可,繼而得以跟你們鵝廠開展業務上的合作來往!」梁致遠道。
「呵呵,呵呵,呵呵呵」
那頭。
鵝廠副總裁連着呵呵了幾句。
裡頭全然充斥着那種濃郁至極的譏諷味兒。
但最終還是選擇了給對方留面子。
「不必了!」
「余總,再給我一個機會!請你相信我梁致遠的實力,相信皇庭律所這四個字!」梁致遠不死心道。
「非得讓我把話說得這麼明白嗎?」鵝廠遊戲副總裁道。
「您這話什麼意思?」梁致遠顫起了嘴角來。
「意思是你是這塊料嗎?又或者是皇庭律所是這塊料嗎?真以為咱們這邊沒調查過你皇庭律所的情況?沒分析過你們皇庭律所的實力?除了那個已經單飛的沈瑤之外,就目前來看,你們皇庭律所上上下下都找不出一個有實力在鵝廠法務部供職的,包括你在內!至於說這次為什麼會委託你們去負責起訴米哈游的案子,那是因為法務部在分析過後並不認為能有多少勝訴概率,才讓你們去試一下水的,你還真以為是相信你們皇庭律所的實力要強於咱們鵝廠這邊的法務部了?」
不再給予台階的話語讓梁致遠大腦嗡地宕機住。
哪怕他心裏頭知道是這麼一回事。
但對方的話卻是連那種繼續自欺欺人的機會都不給他了!
「敢情我梁致遠跟皇庭律所在這次的委託事件上完全就他媽是小丑一枚?」
呼吸急促,粗氣直喘的梁致遠咬牙道。
大神大目的重生締造商業帝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