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誘妻入室
誘妻入室

誘妻入室三三三爺

標籤: 無名氏 簡芷顏 誘妻入室 都市
小說《誘妻入室》,此書充滿了勵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別是簡芷顏無名氏,也是實力派作者「三三三爺」執筆書寫的。簡介如下:水滴滴答答的下着,街道上來人稀稀落落。「嘶——」一聲,一輛紅色califoia在京城最豪華的大酒店門口急速剎車,一抹窈窕纖細的身影從容的下了車,身後跟着兩名身材壯碩的黑衣人。推開酒店厚重的玻璃門,大廳里金碧輝煌奢華歐式水晶吊燈里那溫暖如蜜的燈光輕柔的伏在她的臉上,映出了她精緻絕美到讓人無法呼吸的容顏...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8:4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細碎的吻由淺入深,大掌慢慢的從高韻錦的衣擺探入。
高韻錦終於緩緩的醒了過來,正欲開口,被傅謹城堵住了呼吸,悶哼了一聲,一開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過了幾秒,緩緩的清醒過來。
傅謹城終於稍稍鬆了了她的唇,高韻錦眼睛迷濛的看着他「你……你回來了?」
她還以為他今天晚上不會回來的了。
傅謹城淡淡的「嗯」了一聲。
他心情不好,不太想跟她說話,默不作聲的剝開了她的衣衫,再度親了下來。
高韻錦能感覺到他心情不好,而且他的壞心情似乎還是針對她來的。
她皺眉,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想說話,但傅謹城沒有給她機會。
她才剛醒,還沒進入狀態,傅謹城動作沉默中帶着不容忽視的強硬,似乎是在懲罰她,沒有多少溫情可言。
似乎她於他而然,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只是一個舒緩 工具。
高韻錦咬着唇,正要說話,傅謹城似乎知道她要說話的意思,忽然將她翻了個身子,背對着他,不讓她看着自己。
高韻錦微微紅了眼眶,心裏也更加不舒服了。
她也犟了起來,他不說話,她也不說話。
他想怎麼擺弄她,她也隨他,一點都不掙扎,就像是一個他可以擺弄的,沒有靈魂和生氣的木偶。
傅謹城是真的氣着了的。
他給她做飯熬湯,她明知道他討厭霍正雲,忌憚她和霍正雲的關係,她卻還要讓霍正雲碰他給她的東西。
她這是將她至於何地?
難道他一直讓着她,她就能忘記他心裏也會難受,也會痛的嗎?一開始確實有懲罰她的意思,只是,見她不情不願,逆來順受,也不說兩句好聽的話,他心裏就更加不舒服了,興緻也沒這麼高了,翻身將她抱了入懷中,低頭
溫柔的親她的小臉,聲音沙啞道「真生氣了?」
高韻錦小臉一撇,沒說話。
傅謹城額頭抵在她的上面,輕輕的蹭了蹭,更溫柔了幾分。
但那些話也不好在這個時候說出口。
要真說出口了,剩餘不多的氣氛也沒了。
但他這麼一親,再加上溫柔了下來,求和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高韻錦不知他又發什麼瘋,但他無言的跟她道了歉,她心裏雖然也有氣,到底心軟了幾分,臉色也沒有這麼難看了,在他溫柔的親她的時候,也慢慢的回應了他
兩下。
傅謹城卻笑了。
但笑容過來,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清晰可聞的嘆息,臉上的神情也多了幾分無奈和苦澀。
高韻錦愣了下,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麼。
只覺得他是想到了其他人或事上,似乎跟自己沒關係。
一顆心又慢慢的開始轉涼,別開了小臉,不再看他。
傅謹城以為她還在生氣,倒也沒有多想。
之後,倆人回歸了之前的沉默。
一直到結束之後,傅謹城才將高韻錦抱了起來,進去了浴室中,洗了個澡,換了一副床單後,才抱着高韻錦回來睡覺。
高韻錦心情不好,推開了將自己抱懷裡的傅謹城,要到床的另一邊自己睡自己的。
傅謹城也不勉強,給她掖了掖被子。
翌日。
他們倆一切如常。
似乎昨天無聲的冷戰沒存在過一樣。
不過,傅謹城對高韻錦雖然還是很好的,也體貼,但仍舊不及前幾天這麼殷勤和溫柔。
他們之間,看着像是挺親密的,實際上卻是有什麼東西橫亘在他們之間。
各自回去上班之後,傅謹城中午沒有給高韻錦打電話過來。
高韻錦猜到了。
她最近不這麼忙了,因為設計部新團隊之間的磨合的問題,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解決的,關於下一季的新品的設計,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全部弄出來的。
這次『熱度』來勢洶洶,但因為『熱度』自身也是剛有強勁合作對象加入,就算調整了一些公司的發展路線,想要有真正的大動作,也得在產品本身上着手。
在新品出來之前,雷運就算是想搞高韻錦和霍正雲,哪怕動作再多,收益也甚微。
是以『森德龍』和『鳴動』現在暫時沒什麼事了。
但不管如何,公司要有所發展,產品是一切的根本。如果新的設計團隊沒好好磨合,主創人員能力不如舊團隊,而『熱度』在這上面又更上一層,搶佔了『森德龍』和『鳴動』的市場,高韻錦他們想要再度把市場,可就要
耗費許多的人力物力了。
所以,設計團隊的能力,對公司來說,非常重要。
下午的時候,高韻錦剛整理好資料,這個時候,霍正雲給她打了電話過來「今天不算忙吧?晚上有空嗎?」
「有空,怎麼了?」
「有個晚宴,要出來透透氣嗎?」
高韻錦不太想動。
但傅謹城雖然在這邊,但她不知道想他有什麼安排,也不見得會叫上她,她一個人不加班的話,還真不知道要去幹什麼。
再說了,既然是晚宴,跟他過去認識幾個人也是好的。
她笑了下「你不是去相親了嗎?不自己帶個正經的伴去嗎?」
霍正雲挑眉「你不正經嗎?還有誰比你更正經的伴?」
他們是合作夥伴,互相合作了幾次,這一點很多人都知道。
他帶一個合作商的夥伴過去,可以說是心思都在工作上了,還不夠正經嗎?
高韻錦明白他的意思,笑了下「大概幾點?」
出席晚宴要做造型,也要換禮服,還挺麻煩的。
不過,幸好她家裡就準備有十來套沒穿過的禮服,就是為了以備不時之需,現在正好用上。
「八點。」
「好。」
兩人聊了幾句後,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後,高韻錦看了下時間,已經四點半了。
過去這個時候,傅謹城不管是想帶她出去吃飯,或者是自己給她送餐過來,肯定會在這個時間之前聯繫她的。
傅謹城沒聯繫她,也就是說,他今天晚上不會跟她一起吃飯的了。高韻錦深吸了一口氣,給家裡的阿姨打了個電話,讓她們幫她準備晚飯。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