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一胎雙寶:慕少你老婆跑了
一胎雙寶:慕少你老婆跑了

一胎雙寶:慕少你老婆跑了堆堆

標籤: 一胎雙寶:慕少你老婆跑了 都市 阮白 阮美美
《一胎雙寶:慕少你老婆跑了》,是作者大大「堆堆」近日來異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裏的主要描寫對象是阮白阮美美。小說精彩內容概述:得她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再一次了,但是,很難以啟齒提出次數的要求……慕少凌下身身着一條考究的黑色西褲,上身一件白色襯衫,進了別墅,便直接來到阮白住着的卧室。她不敢說話,呼吸都很輕!屋子裡空氣安靜的一根針掉在地上恐怕都會發出不小的聲音!慕少凌右手拎着西裝外套,左手抬起,深邃視線注視着眼睛上綁了厚布的她,...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1: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護工離開病房後,念穆與慕少凌重新坐在沙發上守着林文正與周卿。
慕少凌拿着手機在處理公司的事情,雖然他現在沒在公司坐鎮,但很多文件還需要批閱,董子俊把文件的電子版文件發給他,然後遠程配合他處理文件。
念穆知道他在處理公司的事情,所以沒有打擾。
她垂眸,心裏滿滿的在盤算着今天的事情。
要不是林寧,她的生父生母都不會受傷,這件事,就算警察那邊調查不到什麼,她也絕對不會放過。
念穆看着自己手上厚厚的紗布,不能放過的人,還有曼斯特……
若是他的人只傷害自己,她會等着法律去裁決。
但是,他的人還傷害到她的父母,這件事,她絕不容忍。
她最親最愛的人,都不能因為被傷害。
念穆眼中閃過一抹厲色,抿着唇,默默地想着這件事該怎麼處理。
慕少凌的手機鈴聲響起,是朔風的來電。
「我去接個電話。」他站起來,對念穆說道。
「好。」念穆抬眸,與他對視的瞬間,眼底已經平靜。
她心裏跟慕少凌沒關係的情緒,在面對他的時候,已經學會了隱藏。
慕少凌推開病房的門,走了出去後,才接聽了電話,「有什麼發現?」
「老大,剛才青雨把調取的監控發過來,幾天的監控我快速過了一遍,發現今天有段監控跟前兩天的監控是一模一樣的,我懷疑監控被做了手腳。」朔風說道。
「能還原嗎?」慕少凌靠着走廊的牆,手隨意插在口袋上。
這樣隨意的模樣,引起了路過的病患家屬以及護士的注意。
「應該能,不過需要林家的主機,這個主機不知道警察會不會拿走,而且現在林家也不能進去。」朔風估摸道,畢竟現在林家還有警察拉了封條。
「他們應該不會那麼快發現。」慕少凌道,「不是命案,封條很快能撤走,明天等岳父的身體好了些,我讓他給個授權,你進去拿主機。」
「好的,老大。」朔風應道,有他的幫忙,拿到主機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情。
「還有,再派一個女保鏢來醫院,時刻盯着林寧。」慕少凌吩咐道,既然林寧能逃過警察跟保鏢的視線來到樓上,那必須多安排一個人。
她在的病房是女病房,男人時刻在也不方便,所以最好的是安排女保鏢。
「林寧嗎?她那麼狡猾,不如安排個能偽裝成護工的女保鏢吧?」朔風說道,今天負責看守林寧的那個保鏢已經把自己工作的失誤彙報上來,還表示他們的老大已經碰見。
所以他覺得李寧是個難纏的角色,安排一個會偽裝的女保鏢最好。
「你安排就行。」慕少凌沒有意見。
「好,老大,那我去忙了。」朔風說道,他在查看監控方面有自己特殊的技巧,多個監控畫面一起播放,他也能找到監控里的關鍵,現在他只需要把那段監控跟前幾天的監控再做一次對比,便能更加確定。
慕少凌結束通話後,繼續走進病房陪念穆。
護工很快買好林文正夫婦住院要用到的物資,回到病房。
念穆還沒打算離開,心想着一直等到晚上再說。
病房裡靜悄悄的,護工拿着毛線在織着毛衣,而念穆則是一臉擔憂得不斷探望着兩老,即使他們睡著了,也時不時的替他們把脈。
而慕少凌,則是坐在沙發上處理公司的事情,偶爾警察局那邊的事情,青雨也會跟他在微信上報告。
目前一切順利。
另外一邊。
曼斯特因為任務失敗,而在大發雷霆。
他指着頭髮凌亂的蘇漫質問道「當初你是怎麼說的?說是保證這次任務一定成功,現在任務失敗了,你說這事情該怎麼辦?我要怎麼樣才能得到念穆?」
蘇漫捂着一邊臉,剛才曼斯特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她躲不及,現在半邊臉腫的很高。
「什麼任務都會有成功跟失敗,我哪裡跟你保證過……再說了,你讓我們做的事情我們都做了,還給那些廢物開了門,是他們沒能把人抓住,跟我有什麼關係?」她瞪着眼前接近發瘋的男人,目光怨恨。
到這個時候了,他居然還挂念着怎麼得到念穆,就不怕那些不靠譜的人會把他供出來嗎?
要知道在華夏境內發生這樣的事情,即使他在俄國再有錢有權,也是要負法律責任的,要進去蹲着的。
而且,任務失敗是那些人無能!
又怎麼能怪在她跟林寧身上呢?
她特意的牽線,讓林寧幫他,現在她們都做得很好,但挨打挨罵,卻要她來承擔,蘇漫心裏怨恨至極。
「跟你沒關係是吧,跟你沒關係是吧?」曼斯特連重複了兩次同一句話,突然衝上前扯住她凌亂的頭髮,就要撞向桌子,「要不是你慫恿我今天做事,再謹慎一點也不會失敗!」
蘇漫意識到他要做什麼,連忙反手掙脫。
曼斯特沒料到她會反抗,被推了一下,差點沒站住。
「曼斯特,你瘋了嗎?今天不動手,你還有多少時間跟機會動手?你自己找的人無能,廢物,一個女人都搞不定,就不要怪我,我告訴你,老娘不伺候你了,記得把你答應給我跟林寧的錢給結了,不然,我就拉着你一起死!」蘇漫警告道,他們都不是什麼清白的人,與曼斯特討論綁架念穆的時候,她還專門錄音,就怕他會出爾反爾賴賬。
曼斯特皺眉,看着眼前的女人,以往她一向溫柔順從,頗得他心,也合他意。
而現在,她像一個不顧一切的潑婦。
「哼,我沒得到念穆,你們也別想得到錢。」曼斯特對念穆的執念接近癲狂。
他不是捨不得錢,而是覺得沒有辦好事情的人,不配得到錢。
「你意思是不想給?」蘇漫眯眼,腫脹的臉,狼狽不堪。
「要錢可以,把念穆押到我的床上,不然你做夢!」曼斯特急躁道,越是想得到,在得不到的時候,他越是急躁。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