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葉蒼天唐欣婉
葉蒼天唐欣婉

葉蒼天唐欣婉護花狂兵

標籤: 葉蒼天 葉蒼天唐欣婉 唐欣婉 都市
長篇都市小說《葉蒼天唐欣婉》,男女主角葉蒼天唐欣婉身邊發生的故事精彩紛呈,非常值得一讀,作者「護花狂兵」所著,主要講述的是:《護花狂兵》作為蠍子的一部都市生活文,文章結構很好,前有伏筆後有照應,人物的性格、行為活靈活現,思路新奇,主要講的是:心情忽然間好起來,許薇薇露出一抹笑意,對身旁的年輕警察道:「小劉,審訊可以開始了,順便好好查查,這傢伙之前的案底!」……...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1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金陵城外圍山林。
山林中一輛馬車緩緩行駛着,經過十餘天的趕路,葉蒼天和龍老兩人,終於進入了金陵城的管轄範圍。
與此同時,葉蒼天也停下了修鍊。
他心裏很清楚,或許從這裡開始,平靜的旅途就變得兇險了。
果然剛剛進入山林沒多久,戰馬便發出了一聲長嘶,停了下來。
山林間密密麻麻閃現出一道道黑影,將整個馬車團團圍住,數量之多,令人咋舌。
「龍老,看來旅途不寂寞啊!有貴客上門了!」
「你且在馬車上休息,我出去看看。」
馬車內,聽着葉蒼天的聲音,龍老瞥了一眼過去,淡淡的道「來的人不少,你確定不用我幫忙?」
葉蒼天聞言,搖了搖頭,笑道「不過是一些臭番薯爛鳥蛋,我自己解決就好,不用麻煩你老人家。」
說著,葉蒼天便走下了馬車。
目光掃視了馬車一周,他的目光最終鎖定在一個中年男子身上。
憑藉敏銳的精神力,他感知到此男子氣息最為強橫,居然達到了地級巔峰的水準。
不用說,對方應該就是領頭的。
下一刻,葉蒼天對着此人,淡笑道「都已經將我們圍住了,還不打算亮出身份嗎?」
哼!
聲音落下,一聲冷哼便傳了過來,那名男子緩緩的上前幾步,開口道「葉蒼天,有一句話叫冤家路窄,不知道你聽沒聽說過。」
呵呵。
聽到這裡,葉蒼天戲謔一笑,開口道「這麼說,你們是半月堂的人了?而你應該就是半月堂的堂主,方伯言吧?」
「沒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座就是方伯言。」
男子冷哼了一聲,繼續道「葉蒼天,你殺我兒在先,現在我來圍殺你,你可有什麼好說?」
鏗!
葉蒼天點燃了一支煙,吮吸了兩口,悠悠地說道「我這個人做過的事情,就定然會承認,沒做過的事情,也不會替任何人背黑鍋!」
吐了兩個煙圈,葉蒼天繼續道「而方良的死,與我無關,我希望你能將眼睛擦亮一點,不然不但不會為方良報仇,還會為半月堂惹來滅頂之災!」
「我憑什麼相信你!」
方伯言目光看向葉蒼天,眉頭依舊冰冷,沒有確切的證據,他是不會相信葉蒼天的一面之詞。
況且方良一行二十餘人,帶領的都是玄級好手,一般的人根本難以近身。
也就只有地級以上的強者,才有可能將他們全部滅殺。
而在龍城附近,地級以上的強者,只存在於隱組。
如此的話,便與隱組脫離不了干係,而隱組那時又在葉蒼天的掌控下,所以兇手不是葉蒼天,又能是誰?
「憑這個,你看夠不夠!」
葉蒼天瞥了一眼方伯言,隨後取出了一個黑色的乾坤袋,直接丟了過去。
見狀方伯言頓時一愣,他不明白對方丟給自己乾坤袋的意義,但還是下意識地接在了手中。
「這……」
當他查看乾坤袋內的一切時,瞬間愣在當場。
乾坤袋中沒有晶石、沒有丹藥,有的只是21具屍體,他們整齊地排放在一起,其中方良的屍體便在其中。
葉蒼天經東方明月提醒之後,得知路上很可能遇到半月堂的人。
所以在出發之前,便叫隱組的人,將這21具屍體送來。
一方面,這些人的死,都與他或多或少有着關係,他這麼做也算是落葉歸根了。
另一方面,他也希望通過這樣的舉動,來化解雙方的矛盾。
「葉蒼天,這21人,全部都是一擊致命,你告訴我,除了地級強者,誰能做到?」
另一邊,查看乾坤袋的方伯言,臉色突然冰冷了下來。
這21具屍體,再度向他證明,兇手絕對是一名強者,完全符合他的推斷。
「你懷疑我,我可以理解,畢竟我的確不喜歡方良,甚至有些厭惡他!」
「但你若是有腦子的話,應該明白,我若是想殺方良的話,在龍城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幹掉他們,沒必要在他們離城很遠才出手。」
「更沒必要,將他們的屍體送回來,我完全可以毀屍滅跡!」
面對方伯言冰冷的目光,葉蒼天並沒有動怒,畢竟對方是喪子之痛,他是可以理解的。
聽着葉蒼天的辯解,方伯言眉宇緊皺了起來。
這前半部分,與大長老所說的幾乎一般無二。
而後半部分,也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
若是葉蒼天毀屍滅跡的話,那麼方良的死,幾乎能成為一個迷,想要查出真相,以半月堂的能力而言,還真夠嗆。
除非他是想故意激怒半月堂,令半月堂成為隱組的死敵。
可從目前的形勢上來看,葉蒼天並沒有出手的意思,那麼這個假設,也就不成立了。
想到這裡,方伯言看向葉蒼天,冷聲道「你說的確實很可疑,但我怎麼知道,是不是你擊殺方良後,特意想出來的開脫之法?」
「我需要開脫嗎?」
「真是我出手殺了方良,我會跟你廢話嗎?」
「你要明白一個問題,我若想滅了你半月堂,並不是什麼難事!」
葉蒼天冷笑一聲,笑容中帶有幾分不屑之色。
這種語氣令方伯言很是惱火,半月堂雖然實力有限,但也不是隨意一人,就能侮辱的。
下一刻,他臉色明顯陰沉了下來,道「葉蒼天,你好狂妄,真以為天下間沒有對手了嗎?」
此時,方良的死因暫且放在一邊,單單是葉蒼天的話,方伯言就無法忍受。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葉蒼天淡淡地瞥向方伯言,繼續道「方伯言,看在你喪子之痛上,我不與你計較,但你少跟我在這裡狗叫!
你半月堂覬覦我隱組九轉金丹的事,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你!
一句話,方伯言頓時被氣得直哆嗦,他怒指着葉蒼天,臉色已經漲紅了一片。
事實上,半月堂的所有人都明白,與隱組合作,共抗光明殿,這些不過是幌子。
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九轉金丹。
現在被葉蒼天當面揭穿,他還真有些啞口無言。
不過對方那副不可一世,和蔑視半月堂的態度,還是令他怒火爆棚。
鏗!
良久,方伯言終於抽出了長劍,開口道「葉蒼天,暫且不論方良的事情,單單是你瞧不起我半月堂,我就必須站出來為半月堂證言!」
「證言?那是靠實力說話的!」
「我勸你還是省省吧!」
葉蒼天鄙夷的笑容依舊,還在繼續刺激着方伯言。
雖說對方有可憐之處,但同樣有可恨之處。
之前若不是對方對九轉金丹心存覬覦,方良又豈會死?
方良不死的話,對方又怎麼會帶人來圍殺自己,這一切的源頭都在於方伯言。
而且葉蒼天對方伯言覬覦九轉金丹的事,也心存不爽,有心教訓教訓對方。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