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
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

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君遷子

標籤: 雲卿 仙俠 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 許婉婷
書名叫做《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的小說,是作者「君遷子」最新創作完結的一部仙俠,主人公雲卿許婉婷,內容詳情為:她,現代特戰隊傳奇醫官,一朝穿越,竟然成了人人欺辱的攝政王棄妃。 攝政王軒轅翊對她恨之入骨,竟讓她掛牌招待一百個客人! 否則就要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雲卿冷笑一聲,想折辱她,先問問她能活死人肉白骨的醫術答不答應? 從此,滄瀾國有女傾城,有醫勝神! 一時間,王府的門檻幾乎被踏破,無數人揮舞着...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9:4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治療(21)
「雲卿,聽說你給南若琳那個賤人為了能吞噬血肉的嗜血蟲,是真的嗎?」許婉婷一臉興奮地追問道。
一想到那個惡毒的女人,最後會有的凄慘下場,她就樂的合不上嘴巴。
雲卿一邊處理手上的藥材,一邊道「騙她的。」
「啊?你騙她的?那你之前給她吃的藥丸是什麼東西啊?」許婉婷的一臉失望。
雲卿挑選出所需要的草藥,翻入研缽中,細細地研磨成粉「是嗜血蟲的蟲卵。但是不是為了吞噬她的削弱的,而是為了控制她體內的母蠱的。」
許婉婷聞言,頓時想起了此刻還陷入在昏睡中的軒轅翊,忍不住擔心道「雲卿,翊哥哥會沒事的,對不對?」
雲卿抬頭,給了許婉婷一個安撫的笑容「嗯,我不會讓他出事的。」
「啊!都怪你南若琳那個賤人,竟然那麼惡毒!」響起南若琳之前的所做所為,許婉婷一臉不甘道「那個賤人做了那麼多壞事,現在卻只是關水牢。不行,我不能讓她那麼過的那麼輕鬆!」
說著,起身就準備去水牢教訓南若琳,給雲卿出氣。
但是迎面跟衝進來的九尾撞了一個滿懷。
「哎呦!九尾,你幹嘛?」許婉婷捂着撞疼的額頭,忍不住抱怨道。
九尾卻完全沒有理會,一臉焦急地看着雲卿道「雲姑娘,南若琳被人救走了!」
「什麼?是誰?竟然敢顫闖戰王府劫人?」這下許婉婷也顧不得額頭的疼痛了,驚叫出聲道。
九尾沉聲道「南家前任家主南淮山!」
雲卿聞言,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好似想到了什麼,她臉色一變「九尾,你和刑天能擋住南家的人嗎?」
九尾愣了下,以為雲卿是在質疑他們的能力,當即解釋道「雲姑娘,戰王府的守衛戰力絕對在南家之上。只是南家這次暗中使用了軟骨散,這才讓他們趁機闖入水牢,救走了南若琳。」
許婉婷聞言大怒「果然上樑不正下樑歪,有其女必有其父,一樣的無恥!南家的人敢闖王府劫人,那我們就去再把人抓回來。就不信收拾不了他們。」
九尾也跟着同仇敵愾,眼見着兩人越說越激動,就要帶人去抓人,雲卿直接開口把他們攔了下來。
「現在不是跟南家正面起衝突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取出軒轅翊體內的蠱蟲。」雲卿一臉冷靜道「九尾,你去跟刑天商量下,在取出蠱蟲之前,一定要守好王府,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南家的人靠近半分。」
軒轅翊體內的蠱蟲已經陷入了休眠,只要徹底隔絕,南若琳也沒辦法再操控他。
九尾立馬挺直腰背保證道「雲姑娘,你放心,誓死完成任務!」
……
與此同時,南家別院,燈火通明。
屋內的人來來回回的快速走進走出,每一個人都皺起了眉頭,偶然會有幾聲凄厲的叫聲從裏面傳出。
南淮山在屋外等候着,赤紅的雙眸里,有着深深的擔憂。
南玦聞訊趕來,但是卻連院門都沒進去,就被勒令在院外跪着。
院外,收到侍衛傳話的南玦,依言跪了下去。
「主子,讓屬下替你吧,你的身體還沒痊癒呢!」覃風滿臉擔憂道。
南玦搖了搖頭,繼續一言不發地跪着。
不知道過了過久,房門終於打開。
一個老者一臉凝重地從屋裡走了出來。
南淮山當即問道「老余!若琳到底是怎麼了?」
老余沉吟了片刻,然後道「大小姐身上的傷勢雖然看着嚴重,實際並無大礙。」
「那為什麼若琳那麼痛苦?」聽着耳邊是不是傳來的凄厲聲,南淮山覺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老余「是嗜血蟲!嗜血蟲正在噬咬大小姐體內的母蠱,導致母蠱受傷而引起的反噬。」
「該死的,竟然敢用這麼惡毒的手段對付若琳,要是讓我知道是誰幹的,我定把她碎屍萬段。」南淮山森冷的聲音響起,全身充斥着無盡的暴戾。
「老余,你想想辦法,一定不能讓若琳出事,不然我就算死了,我沒臉下去見蘭娘。」南淮山拉着老余的手,滿臉的哀求。
老余沒有馬上回答,猶豫了良久,這才嘆氣道「我確實有辦法,但是代價很大!」
「不管付出什麼代價,只要能救若琳,在所不惜!」南淮山沒有任何遲疑道。
「消滅嗜血蟲的唯一辦法,就是增強母蠱的實力,然後讓母蠱把它吞噬掉。」老余滿臉抬眼看向南淮山,一臉沉重道「老爺,你應該知道怎麼增強母蠱的實力!」
南淮山怔愣了片刻,然後一臉堅定道「來吧,老余你動手吧!」
不就是心頭血嗎?
只要能救他的寶貝女兒,就是要他的命也在所不惜。
南淮山取完心頭血,顧不上去休息,一直守在南若琳的床前。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