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蕭崢小月的小說執掌風雲
蕭崢小月的小說執掌風雲

蕭崢小月的小說執掌風雲執掌風雲

標籤: 玄幻 蕭崢 蕭崢小月的小說執掌風雲 金輝
蕭崢金輝是玄幻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執掌風雲》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執掌風雲」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從東南席捲而起的時代風雲中,深處基層的蕭崢無意中抓住一個機會,經歷了從潛龍在淵到輝煌騰達的人生歷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6: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蕭崢默然了。回想之前發生的總總,無論是教職工*絕食,老幹部硬闖市長調研會議、還是偷拍他和納俊英並將照片、視頻上傳互聯網等等,哪一樣不是想讓他蕭崢走人?以此類推,管建軍、馬撼山在盤山市掃惡除霸,怎麼會不遭到那些勢力的反撲呢?
任何事情都有兩個面,有人拿權力造福百姓,同樣就會有人拿權力滿足一己私利!這場鬥爭,是不會徹底結束的,反對**永遠在路上。每一名有使命感、責任心的幹部,都非常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
俗話說,人亡而政息。任何時候,人都是最重要的。所以,無論如何,好乾部一定要善於鬥爭、懂得鬥爭,不能讓劣幣逐良幣的情況出現。在體制內,只有你在場、只有你在位,才能為老百姓多做好事!這是來不得半點客氣的硬道理!
蕭崢的心頭掠過這些想法,隨後看向了管建軍道「他們想要捲土重來,我們就將他們連根拔起!」
聽到蕭崢這句話,管建軍、馬撼山又相互瞧了一眼,都感熱血沸騰。任永樂坐在副駕駛室內,從後視鏡中朝自己的領導看了一眼,也是心潮澎湃。任永樂一直生活在六盤山地區,知道黑惡勢力在這塊土地上,受到某保護傘的庇護,胡作非為,壓迫着普通老百姓、給正常的商業活動製造麻煩,要是真的能連根拔起,那麼六盤山距離脫貧致富又近了一步!
馬撼山道「蕭書記,你剛才說的這句話,就是管書記和**思夜想的一件事呀!」管建軍道「今天我們到省里,就是希望能爭取省里領導和部門的支持,在全省面上推進打黑除惡行動。否則,我們市裡打,他們就能逃到其他市裡,其他市裡打,他們就逃到我們這裡。」
「確實,要打黑除惡,就必須全省行動。我聽說,在盤山有『劉家軍』、銀州有『銀州霸』,相互之間利益輸送、互通有無,只有全省行動,才能根治這些勢力。今天你們到省里爭取了之後,領導怎麼說?」
管建軍微微搖頭道「我們到省里,本來是要找孫副書記的,因為他也分管政法。可孫副書記的秘書,問了下我們的來意,說領導沒空。我們就問領導什麼時候有空,秘書說這個禮拜都沒空了。這讓人感覺,領導是故意不見我們。所以我們又去找了指揮部的領導。古翠萍書記倒是接見了我們,並明確表示會幫助我們去協調。」
蕭崢點頭道「古書記很熱心,我有事也經常找她。」管建軍點頭道「沒錯,古書記答應了幫忙。可我從古書記辦公室出來,張維主任應該是聽到了,就叫我進去。」蕭崢問道「你到張主任那裡去後,他怎麼說?」管建軍道「張主任讓我要擺准位置,在盤山市,要多做配合協助的事,少做沖衝殺殺的事;要多做服從當地大局的事,少做給主要領導出難題的事。很顯然,張維主任,似乎聽了某些人到他面前說的是非,或者他本身就對我在盤山市做的事情不認可。」
蕭崢想起這段時間與張維打的交道,張維對他們這些援寧幹部真的沒有實質意義上的支持,反而經常是打擊他們、否定他們。蕭崢就道「管書記,我個人的經歷告訴我,張維主任的話,我們聽過就算過吧。我們要做什麼,還是得自己拿主意!」管建軍聽後,臉上露出了爽朗的笑意「蕭書記,你說的這些話,每一句我都愛聽。」
馬撼山道「管書記、蕭書記,有你們這樣敢於擔當的援寧幹部,才讓我們寧甘有了希望。要是咱們做什麼事情,都必須爭得上級個別領導的同意,我們的事情都不用做了。」蕭崢道「馬書記,你說的沒錯。我們做事,不能只看上級領導的臉色,我們黨對每個職務和崗位都有特定的職責規定,目的就是避免上級領導的個人隨意性,上級可以領導和指導我們的工作,但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立足本職、積極作為。馬書記,我和你是縣區委書記,只要我們還在這個崗位上,就有掃黑除惡、查處**的權力!管書記,你是分管政法的副書記,你也有協調公檢法與一切犯罪行為做鬥爭的權力!」
管建軍和馬撼山又不由相互交流了一下眼神,心下都不由讚歎,蕭崢對體制內的事情想得透徹、看得明白,雖然蕭崢的年紀比他們都小,可是見解似乎比他們都高。馬撼山忍不住道「蕭書記,要不今天晚上就到我們貢峰區過夜吧,你、管書記和我,咱們三人促膝長談,好好喝一個晚上,痛痛快快聊一個晚上。」
蕭崢遺憾地道「馬書記,感謝你的真誠邀請。但是,我這段時間都不能喝酒。所以,今天貢峰區就先不去了。但是,後面我們有事都可以通電話,有什麼需要寶源縣配合的事情,我責無旁貸。」管建軍對馬撼山道「撼山,蕭崢同志發過誓,只要寶源不脫貧他就不喝酒。」馬撼山用驚異的表情看着蕭崢「是嗎?這個事情,我真的很佩服。這輩子,我什麼事情都戒得了,就是喝酒戒不了!蕭書記能如此發誓,並能一直遵守諾言,我真的佩服!好,我今天就不逼蕭書記跟我們一起喝酒了
最新章節!
起喝酒了。我只能希望寶源縣能早日脫貧!」蕭崢笑道「這也是我的願望!馬書記,這次去省里爭取支持未果,打擊『一軍三霸』的事情,還會繼續嗎?」
馬撼山堅定地道「繼續,當然得繼續。雖然省里沒有明確態度,但我是區委書記,就如剛才蕭書記說的,只要我還在位置上,就有權力掃黑除惡、查處**!只要我在這個位置上一天,就要戰鬥一天!」
蕭崢向馬撼山伸出手「我也一樣。我們一個縣、一個區先開始吧。有些事情,上面還拿不定主意,或者說,還沒有統一意見,那我們下面就先衝鋒陷陣,當干出了成果來,上面也就認可了,到時候以點帶面,全面覆蓋就容易了!」馬撼山微微笑着道「今天,與蕭書記同乘一輛車,受益匪淺!」然後,與蕭崢用力握手。
這天,馬撼山、管建軍讓駕駛員直接開到了寶源縣,在車上與蕭崢不停地聊着,像是有說不完的話,並交流了加強配合協作的舉措。直到將蕭崢送到了縣委,他們才離去。蕭崢留他們吃晚飯,可管建軍和馬撼山也沒有留下來,說等以後工作有了效果再聚。
蕭崢見距離晚飯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就給肖靜宇打電話。這時,肖靜宇也稍有空閑,看到蕭崢來電,心裏頗為甜蜜,忙接了起來。蕭崢問她最近身體感覺怎麼樣?肖靜宇的聲音軟糯糯的,透着快樂。她說,比前段時間好了很多,飯量都增加了。她問他,熊書記一行的考察情況如何?蕭崢把這兩天發生的主要事情,簡潔地說了一下,特別是熊書記從一開始行程沒有安排到寶源,到後來主動要求來寶源、並承諾追加扶貧資金兩個億的事情說了。
肖靜宇之前已經從李海燕那裡聽說了一些,這會兒聽到蕭崢親自說,還是由衷地替蕭崢高興。又問「這麼說,你的人事關係,也馬上要轉到寧甘了?」蕭崢道「是啊,組織部門應該已經開始操作了。」肖靜宇的心頭忽然一陣空落落「是嘛?」
之前,蕭崢徵求肖靜宇關於人事關係轉入寧甘的意見時,肖靜宇答應了,也鼓勵蕭崢轉過去。可蕭崢的關係真的要轉了,肖靜宇的心情反而複雜了起來!一旦人事關係轉到了寧甘,那麼蕭崢就正式成為了寧甘的幹部,精力肯定也要以寧甘的事業為重,跟掛職幹部肯定會有所不同!那樣一來,多久能見蕭崢一次?一個季度?半年?還是一年?
蕭崢似乎意識到了肖靜宇情緒的變化,馬上道「靜宇,要是你覺得我轉過來不好,我現在就去跟組織上提。還來得及的。」肖靜宇馬上道「沒有,我沒覺得不好。況且,這種事情,又不是開玩笑!已經定了,肯定是要落實的。你安心在那裡工作,這裡我會安排好的,放心吧。」蕭崢知道肖靜宇是體諒自己,心裏對肖靜宇禁不住更加思念,要是自己能在肖靜宇的身旁,輕輕撫摸一下她微微隆起的肚子,感受肚子里小傢伙的跳動,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事?
人生似乎總是如此,在事業和家庭之間,總是很難兩全。按照蕭崢的個性來說,他其實更加傾向於選擇家庭,過過小日子,享受天倫之樂。可如今他身上的擔子如此之重,要是他此刻離開了寶源縣,肯定就功虧一簣了!
蕭崢對肖靜宇道「靜宇,等寶源脫貧了,我就回江中,以後我們就生活在一起了,我們就不分開了。」肖靜宇知道蕭崢是擔心她孤單了,就道「那樣自然好。不過,你現在也不用太擔心我,我能處理好。」聽到肖靜宇故作堅強的話,蕭崢心頭很是不舍,他說「我只要找到回來的機會,就來看你和小傢伙。」肖靜宇道「好,我和小傢伙等你。」
兩人又聊了兩句,便不說了。相思是種很奇怪的情緒,思念時,覺得聽一聽聲音也是好的,可是聽了聲音,思念卻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更加濃郁,恨不能插翅而飛,馬上見到對方。這時候,說得越多,反而倍添傷感。
掛斷電話,肖靜宇想到今後兩人恐怕要長期兩地分居,理性告訴她要接受,心裏卻愁緒難消,所以到蕭崢父母那裡吃過了晚飯,就對費青妹說「媽,今天你陪我去走走路吧。」
費青妹自然答應。蕭榮榮、費青妹和肖靜宇、李海燕四人就從「愛琴海」小區的南門出來,左拐,繞着小區外一圈步道散步,最後將從小區的後面繞入,回到小區當中。
李海燕早就給公安胡洛和丁黎打了電話。兩名公安就啟動了汽車,緩緩跟在後面。
自從他們接到了保護肖靜宇的任務至今,都沒有什麼狀況。
然而,就在肖靜宇、費青妹他們從小區里走出去不到五十米,忽然一輛車如失控了一般,從胡洛和丁黎的車身旁一掠而過。
「不好!」胡洛本能地喊了一聲,本能反應般一腳踩下了油門,車子朝前追了上去。前面那輛車子是那種送貨的麵包車,突然斜刺里向肖靜宇沖了過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