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武俠›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
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

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木工米青

標籤: 周易 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 武俠 魏昌
武俠小說《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目前已經全面完結,周易魏昌之間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木工米青」創作的主要內容有:一覺醒來,周易成了天牢獄卒, 幸得長生道果,卻無護道之法! 修仙界妖魔亂世,鬼怪橫行,危險重重,周易決定先躲起來修鍊幾百幾千幾萬年! 風雲變幻,時光流轉。 一百年前放走的孩子,成為大乾開國聖祖。 一千年前指點的少年,當上仙宗太上長老。 一萬年前豢養的寵物,變成異域絕世妖王。 這是一個長...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4:3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京都。
正值晌午。
城中修士忽生感應,遙遙望見五色祥雲,橫貫天穹。
紛紛施展靈目法術遠望,方才看清有道人騎牛而來。
那牛兒看似凡俗農戶黃牛,卻是一步百里,轉瞬就來到京城外,盤旋兩遭方才落入城東一處洞府。
「氣息堪比化神天君,怎麼這般顯擺?」
尋常修士暗自鄙夷,卻也不敢說出聲,天君耳聰目明,遇到心眼小的直接賞賜一道天雷。
一些修為高深之輩,見到騎牛道人模樣,連忙與宗門、道友傳訊。
早有等候多時的朝廷官吏,確定道人身份後,駕馭遁光飛入皇宮。
勤政殿。
一道遁光落下,化作紫袍官服老者,對上首元鼎帝躬身施禮。
「拜見陛下!」
東勝神洲己經傳遍,元鼎帝就是第一任天庭帝君,理應可以改口稱天帝。然而愈是這般時候,必須謹小慎微,免得讓諾鄉人仙老祖不喜。
「太師無需鄉禮」
元鼎帝面容和善,微微揮手施法托起老者,說道「可是那三教首徒來京?」
位列太師的席雲子感應到渾厚幽深的法力,面露驚異之色,前些日還是元嬰的陛下,竟然成功晉陞化神!
「太師不必驚訝。」
元鼎帝人乎猜到老者心思,笑着解釋道「香火封神之術,尚能助老祖突破返虛,朕既然要統領群神,只元嬰境界屬實有些弱了。」
「恭喜陛下。」
席雲子再次躬身施禮,這時多了幾分情真意切他本是小宗門化神老祖,得知天庭消息後,立刻選擇投入元鼎帝麾下,擔任了一品官職。可惜諸大教已經把持實權官位,元鼎帝也不敢輕舉妄動,只得了個清貴虛職。
「陛下所料不錯。」
席雲子因在化神巔峰已經千年之久,香火封神是他最後的機會,說道「只是那位不是孤身而來,騎着一頭黃牛妖神,氣息玄妙非凡!」
「太師都說玄妙的妖神,必然不是凡種」
元鼎帝沉吟片刻,說道「如此看來那位深得人仙老祖看重,原本冊封的官職,還需再提升一級。」
「陛下,臣建議有多高便封多高!」
席雲子說道「賞賜、實權也向最頂格的給,只要能拉攏這位,便是得三教支持,有此助力,天帝之位便無可動搖。」
「便依太師所說。」
元鼎帝微微頷首「封其為宰相,加國師銜,可監察百官,先斬後奏,還需勞煩太師親自宣旨。」
「陛下英明。」
席雲子頓時鬆了口氣,唯恐元鼎帝得了天帝允諾。生出驕傲心思。
眼下天庭未建,三教首徒可比虛無縹緲的天帝尊貴,縱使將來統領群神,三教人仙也能行廢立之事。
領了旨。
席雲子腳下生雲,飛出皇宮,落在城東一處洞府外「仙人洞?」
看着洞府牌匾,席雲子輕撫長須,果然如傳聞中那般貪花好色,朗聲說道。
「貧道大恆太師席雲子,得知道友來京,特奉陛下之命宣旨。」
洞府陣法靈光閃耀,露出個入口。
席雲子徑自進入其中,見到院子中卧着的黃牛,微微領首算是打過招呼。
進入堂屋見到正在品茶的周易,拱手說道「久聞三教首徒大名,今日終於得見!」
周易笑道「當不得這般你贊,這是五千年茶叔採摘的靈茶,還請太師品鑒一二。」
「五千年靈茶!」
席雲子目露喜色,他嗜好品茶,然而費了天大力氣,才從人仙老祖手中求得了一株三千年茶樹枝,栽種後採摘的靈茶己經是極品。
顧不得宣讀聖旨,當即坐在對面,看着周易渾然天成的沖茶手段,讚歎道。
「貧道喝了一千五百年的茶,今日方知是虛有其表與道友比起來差了數層境界!」
「太師謬讚。」
周易親手為席雲子斟茶,說道「今日太師登門,怕不是陛下要賞賜貧道?」
「道友說的不錯,陛下感念道友封神之功,赦封為宰相,又賜國師之位。」
席雲子抿了口靈茶,連連讚歎「如此靈茶,世間能得幾回聞!」
周易面露異之色,大恆太祖立國之後,井沒有如具他國朝設立宰相,元鼎帝竟然能違背祖制,足以說明具拉攏之心。
從袖口取出個玉盒,打開後是重達一斤的茶餅,說道。
「太師既喜歡這茶葉,便拿去喝就是,貧道不懂得品嘗,喝起來如同牛嚼牡丹!」
「這麼多?」
席雲子看着茶餅,羨慕道「道友定是尋到了五千載茶樹,否則這般靈茶,每一片都值得珍藏!」
靈茶不似凡俗茶葉,一片就能沖泡幾壺,販賣時也是以片計算。
周易微微頷首,算是承認自己有五千載茶樹。
幾千年前在崑崙洞天種了十來株,只當是道觀門口的點綴,漫長時間過去,竟然成了價值連城的靈物。
席雲子將茶餅收入袖口,說道「只要道友答應支持陛下,將來會借天庭之便,助力道友香火封神,成為下任天帝也未可知!」
「貧道對當官不感興趣。」
周易搖頭拒絕,說道「倒是可以支持陛下,只要返虛靈物!」
「……」
席雲子嘴角抽搐,返虛靈物可不同於尋常,乃是秉天地氣機而生,又稱為先天靈物.
每次現世,都會引發巨大動蕩。
莫說化神天君鬥法廝殺,那些位列絕頂的人仙,也會下場爭奪。
上次先天靈物出現在斷龍谷,乃是從無數龍族屍骸中蘊養而生的先天血蓮,對血道修士有無尚妙用,其他法力屬性的修士也能提升一成突破概率。
席雲子得知消息後,自信滿滿的去了斷龍谷。
遠遠望了一眼,隨意丟了幾道法術,回頭便與門人弟子吹噓,曾與三位返虛人仙鬥法全身而退!
「道友,先天靈物可遇不可求,近千年來沒有公開現世,或許再過千年,依然不會誕生,不如換個別的條件?
「貧道不強求!」
周易說道「只需陛下立個誓言,將來有先天靈物現世,便為貧道奪來,如若貧道死了,此誓言傳與後輩,直至陛下壽元耗盡終止!」
「貧道與陛下傳訊商議。」
席雲子神識龐大,可以籠罩整個京城,直接與勤政殿的元鼎帝對話。
至手為何元鼎帝不與周易見面,更顯得禮賢下土,實則為談判留下緩衝餘地,當真談不攏甚至翻臉了,回頭就能讓席雲子背鍋。
片刻後。
席雲子說道「陛下答應了,不過有個條件。」
「太師請說。」
「先天靈物現世,必然有人仙凱覦。」
席雲子說道「如若有兩個以上的人仙爭奪,陛下也不敢摻和,只能延後至下次。」
「那是自然。」
周易點頭道「此事便定下了,貧道會勸說同門師兄,助力陛下坐穩天帝之位!」
「日後與道友同殿為官,還需多多照顧。」
席雲子笑意盈盈,只覺得靈茶愈發香甜,元鼎帝登上天帝之位,必然會倚重散修對抗十二大教,他就能獲得香火封神機會,延綿壽元。
周易搖頭道「貧道無意為官,若是陛下願意賞賜,不如就做個青雲山神。」
「咦?」
席雲子目光閃爍,沉默片刻後說道「陛下答應了,會發下天帝金冊,封道友為青雲山之主,且能傳位門人弟子,萬世不易」
「道友這般不慕權勢,陛下心有愧欠,會在金冊背面寫上篆文,將來門下弟子有冤屈,可直接登天庭!」
「多謝陛下。」
周易對着皇宮方向拱手,有此金冊,將來任憑東勝神洲風雲變幻,可以躲在青雲山清修。
「陛下另有一事相詢。」
席雲子揮揮手,布下隔絕禁制,又吐出個八卦羅盤遮掩天機,方才說道「道友可知這天條,究竟如何制定?」
「略知一二。」
周易說道「貧道曾私下詢問三位師尊,他們都有參與天條定製……」
席雲子眼神羨慕,這般背景足以橫行東勝神洲,又施展了幾道法訣,防止有外人偷窺卜算。
「其根本理念便是,凡俗歸於凡俗,天庭歸於天庭!」周易說道「天庭管束下東勝神洲人口暴漲,如若不加以管制,靈脈靈物根本難以供養修仙界,因此會規定修士少與凡俗露面。」
「這也是為了推行仙籍,唯有隔絕仙凡,方才能體現仙籍價值!」
「仙凡兩隔……」
席雲子眉頭微皺「那修士怎麼搜集香火願力?」
周易笑道「所有香火願力盡歸天庭,私人搜集屬於重罪,太師還要約束門下,到時候定會斬一群破壞規矩的修士立威!」
「這讓散修徹底沒落了啊。」
席雲子當年也是散修,築基後才拜入宗門,自是知曉散修不易。
周易說道「貧道這些年見的散修,多是不擇手段之輩,為求長生無可苛責,然而有了天條約束,至少凡俗百姓會過得好些。」
席雲子說道「難怪由道友主持封神,這般心懷天下貧道遠不及也!」
周易說道「天條數不會太多,只是制定天庭根本,細微律法,還需陛下親自擬定。」
「竟然還有這般事!」
席雲子噌的站起身來,說道「貧道暫且告退,與陛下義論天條細則,青雲山金冊不日就會送來。」
周易微微頷首,待席雲子離開後,取出傳訊符篆。
之後時日。
呼朋喚友,廣設宴席。
今日請補天同門品酒,明日請截天教師兄論道,後日與佛教僧人吃齋評經。
又有其他大教道友,不請自來,見到周易熱情的稱呼「大師兄」,其中不乏化神天君。
「貧道何德何能,得眾師弟這般追捧!」
周易說道「恰好前些日遇到些魔頭,盡數斬了去,得山川水脈無數,眾師弟可遣族人弟子前去管理,每十年都能分潤好處。」
活得久了,便不會陷於追捧。
周易清楚知道,除去極少數同門師兄弟,餘下的都是因為香火封神。
今日主持香火封神,他們自是追捧,將來天庭定下,誰還會理會一顆棋子?
或許看在三教首徒的名號上,表面說些好聽的,背地裡不知怎麼鄙夷,而唯有切身的利益好處,方才能成為真正的道友。
果然,聽聞分潤願力珠,宴會氣氛頓時高漲。
十二處魔君巢穴,至少分出百八十個山神河伯,足夠大多數人瓜分了。
「不夠也莫急。」
周易說道「貧道得了不少魔頭消息,我等合力將具擒拿,既然是斬妖除魔積累功德,又能得了好處。」
眾人欣然應允,大師兄的稱呼多了幾分真切。
這邊正飲酒歡會,一派其樂融融,大恆皇宮卻是不太平。
時不時傳出法術轟鳴,或魔雲滾滾,或電閃雷鳴,轟塌了不少宮殿。
朝廷只說是同道論法,一時收不住手,打場了幾處宮殿。這哪能騙過個個人精的修士,通過法力氣息神通來歷,開始推測誰強闖宮禁。
一些本來無心天帝之位的修士,見到如此情形,也生出了異樣心思。
元鼎帝能做得,為何貧道做不得?
這日。
一位蟒袍中年,來到皇族福地,請求拜見老祖。
「進來。」
大恆太祖聲若驚雷,打開福地陣法,揮手將蟒袍中年攝入其中。
皇族福地比起截天福地,小了百倍不止,供養一位返虛人仙修行已經是極限,再無任何其他修士。
大恆太祖白髮披肩,盤坐石台之上,低頭掃過蟒袍中年,思索許久方才說道。
「你這血脈氣息,可是老九家的後人?」
「回老祖,後輩祖上確是瑞王。」
蟒袍中年躬身說道「晚輩今日求見老祖,是為了國朝安危,再由元鼎帝這般胡鬧下去,縱使得了那天帝之位,大恆也就不存在了!」
「為何?」
大恆太祖目光冷漠,活了近兩千年,臨終前突破返虛人仙,對隔了上百代的血脈,早無任何感情。
中年說道「元鼎帝為了拉攏大教支持,竟然肆意允諾天庭官職,絲毫不經營屬於大恆的勢力,待他退位後,下任天帝定滅大恆!」
大祖微微領首「似乎有些道理……」
中年面露喜色,正要繼續說話,請太祖廢元鼎帝,另選宗室繼承皇位。
「然而大恆有無,又與本座何干?」
大恆太祖聲音忽然變化,似笑非笑的看着蟒袍中年,說道「十二叔,快兩百年了,還是不甘心侄兒搶了你的皇位!」
「你你你是……」
蟒袍中年驚駭欲絕,不待他說完,磅礴法力將其碾成粉碎。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