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蘇意深粟寶
蘇意深粟寶

蘇意深粟寶蘇意深粟寶

標籤: 仙俠 粟寶 蘇意深 蘇意深粟寶
小說《蘇意深粟寶》是作者「蘇意深粟寶」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粟寶蘇意深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團寵,奶萌,馬甲】林家不受寵的小災星粟寶,遭後媽誣陷後被狠打一頓,跪在雪地里一天一夜奄奄一息。將死之際粟寶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指引她打通小舅舅電話,八個大佬舅舅強勢趕到!重獲新生的小粟寶只想有口飯吃、平平安安長大,卻不想被八個大佬舅舅寵上天,外公更是要把家產過繼給粟寶!後媽整容前來裝白蓮?揭穿...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1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蘇何問想起下午回來的時候妹妹和姑丈帶回來了兩隻狗,一隻死了,聽說是被車撞死的。
妹妹本來想把死了的狗直接埋在後花園小樹林那邊,奶奶擔心以後狗的屍體腐爛會有氣味,以前沒覺得有什麼的,但現在家裡有個嬌軟軟的小外孫女,奶奶便什麼都覺得介意了。
又怕粟寶萬一過去玩,聞到氣味,又怕懸鈴去刨了坑,沾染病毒什麼的,退一萬步說小五也很調皮,萬一去叼了什麼皮毛回來呢?傳給粟寶了怎麼辦?
爺爺說,以前也沒見你這麼講究,奶奶說那是以前家裡沒小孩。
蘇何問當即就不幹了,他們不是小孩嘛?
結果奶奶說何聞何問兩兄弟是男的,皮糙肉厚。涵涵雖然是女孩子,但也皮糙肉厚。
粟寶就不一樣了,嬌嬌嫩嫩,萬一生病怎麼辦……最後他和哥哥、涵涵都覺得有道理……
於是姑丈便把狗狗拿去火化了,說是火化後再拿回來。
「妹妹,你說要把狗狗埋後面的小樹林,挖好坑了嗎?我去幫你挖!」
粟寶正專心的刷着視頻,聞言擺手「不用啦,爸爸來挖,爸爸一鏟一個坑,可厲害了。」
蘇何問心底不高興了,意思是他不厲害?
「不行,這坑必須我來挖!」蘇何問說著跑出去。
粟寶「哎?」
她暫時收起手機,也跟着跑出去。
涵涵的房間半開着門,突然她探頭出來「什麼!要挖坑?!我來!」
說完趁蘇何聞不注意,百米衝刺下樓!
蘇何聞「你站住!」
涵涵跑得更快。
沐歸凡手裡提着一個骨灰盒,進門剛想喊粟寶,結果就見蘇何問、涵涵和粟寶幾個從樓上衝下來。
他連忙張開手,蘇何問和涵涵剎不住車,一左一右撞進沐歸凡懷裡。
沐歸凡把他們撈住,正要放下來。
卻見粟寶最後跑來,沐歸凡立刻把涵涵和蘇何問一扔……接住粟寶。
摔在地上的涵涵和蘇何問齜牙咧嘴。
「姑丈,骨灰盒給我!」蘇何問一把抓住骨灰盒就跑。
涵涵跟在後面「吳媽!鋤頭呢!鏟呢!都給我!」
跟在最後的蘇何聞「……」
幼稚嗎?
聽到動靜剛從房間里出來的顧小八「……」
至於么。
蘇家後花園的小樹林里。
蘇何問、涵涵和顧小八、蘇何聞各自拿着一把鏟。
蘇何問和涵涵挖得飛快。
顧小八隻覺得無語,這有什麼好搶的?
但她加入之後,突然發現自己怎麼能輸??
她一個抓鬼那麼厲害的人,居然挖個坑會輸?
那是不能的!
於是顧小八也越挖越快。
只剩下蘇何聞冷淡的站在一邊,這種十分不優雅的事情他不做,堅持原則不動搖!
蘇老夫人十分無語,「早知道你們這麼喜歡挖坑,我後面那幾隴菜地就給你們挖。」
幸好沒給他們鋤頭。
不然以這個勁頭,還不得把對方腦袋都砸了。
粟寶抱着狗狗的骨灰盒,早就看呆了。
「哇……哥哥姐姐們好厲害!」她高興道「加油~加油~」
粟寶連忙在口袋裡掏呀掏。
她口袋裡正好有四顆糖。
等會何問哥哥一顆、涵涵姐姐一顆、小八姐姐一顆,剩下的就是她的啦!
蘇何聞瞥了粟寶手裡的糖一眼。
算了,看這幾個蠢貨挖坑都挖得不方正,還是得他來。
蘇何聞加入了戰鬥。
眾人「……」
粟寶看了看手裡的糖……嗚嗚,算了,大哥哥一顆,她就不吃了~
不一會兒坑挖好了。
粟寶把狗狗的骨灰放進坑了,流浪狗似乎知道眼前的盒子里裝的是自己的同伴,便默默的趴在坑邊,垂頭看着坑裡的骨灰盒。
吳媽按照粟寶的要求,端了一碗白米飯來,手裡還拿着香火紙錢什麼的。
坑被填上,原來平整的草地上冒起一個小小的土包,粟寶把米飯放在土包面前,插上三炷香,點了一把紙錢。
「乖乖去投胎了哦!」
蘇老夫人只當幾個小孩是心軟。
她看了看天色,說道「等會做完就回去了知道嗎?中午了太陽太大。」
蘇老夫人只覺得曬得頭暈,就先回去了。
蘇何問問道「妹妹,狗狗為什麼也要點香燒紙錢啊?」
給狗立墳燒香……聽都沒聽過。
粟寶說道「投胎的時候沒有『戶口』姓名生辰八字……是沒辦法去投胎的。所以狗狗它們死後一般下輩子、下下輩子都依舊是投胎成為動物。」
因為它們的生日,幾乎沒人會去記。
不信問問現在家庭養寵物的那些主人們,他們真的能完全說出狗狗的出生年月和地點,狗的父母是誰嗎……
「但是像軍犬、導盲犬這些狗狗,它們有立功,也有專門的姓名、生日信息、身份卡片,死之後有墓地、有勳章,那它們下輩子是可以轉投胎成人的。」
人罪大惡極,有可能會淪入畜生道。
動物功德圓滿,也能轉輪迴人道。
粟寶只是覺得這隻狗狗太可憐了,幫它立墳燒紙,希望能送它一程,這樣它下去了也不會太慘,運氣好的話或許還能脫離畜生道。
蘇何問聽了解釋,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好~完成啦~」粟寶拍拍手站起來,拉着另一隻流浪狗「我們回去咯,放心叭,你的好朋友已經上路了。」
流浪狗一步三回頭,眼底戀戀不捨。
蘇何問道「它還是一隻有靈性的狗啊……對了,給它取名字了嗎?」
粟寶搖頭「沒有呀。」
蘇何問沉吟,「聽說它同伴被車撞死的時候,這隻流浪狗一直趴在同伴身上守着它。不如就叫守望?」
顧小八嗤笑「這麼隨意的么。」
蘇何問道「那你取啊!」
涵涵道「叫餅乾!」
顧小八「……叫守…旺旺。」
幾個小孩轉過臉看她「……」
取名廢顧小八扭頭,臉色惱火,哼,以後求她她都不取啦!
蘇何聞突然出聲「叫糖果。」
粟寶正要說好,糖果好,糖果以後都甜甜。
蘇何問卻第一個反對「不行!上次懸鈴是大哥取的,這次說什麼都我取。就叫守望。」
粟寶啞然,不過倒是記起自己兜里的糖果,立刻拿出來一人給了一個。
蘇何聞終於拿到了妹妹的糖果!
他『隨手』把糖果揣進兜里,好像一點都不在意這顆糖果的樣子。
蘇何問和涵涵第一個把糖果剝開丟進嘴裏,連手都不洗了。
蘇何聞冷嗤道「有這麼好吃么,不就是一顆糖果。」
他說完慢悠悠的走回去了。
粟寶眼巴巴的看着……
大哥哥,你不吃的話倒是給我呀!
涵涵看了看粟寶,咦,妹妹自己沒了?
她立刻把嘴裏的糖咬成兩半,然後吐出來半顆拿在手上「吶!分你一半!」
剛剛挖坑、沾着泥巴的髒兮兮的手,舉着半顆還掛着口水的糖。
粟寶「……」
蘇何問一臉嫌棄「你惡不噁心啊!」
涵涵恍悟「哦,對對對,我手臟!」
說完跑向洗手池,先把半顆糖放在一邊,然後洗手,洗完手又把糖拿起來洗一遍。
「吶!這回乾淨了。」
粟寶「……」
蘇何問「……」
顧小八「……」
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