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今日的偏愛

標籤: 瀾瀾 玄幻 舒聽瀾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看過很多玄幻小說,但在這裡還是要提一下《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這是「今日的偏愛」寫的,人物舒聽瀾瀾瀾身上充滿魅力,叫人喜歡,小說精彩內容概括:業之後,一直在企業當法務,今年剛轉入律所,確實是小助理一枚。按林之侽的話說,她總是反其道而行,別人是律所當幾年律師後轉入企業,而她恰好相反。「聽瀾謙虛了。」她是話題終結者,班長几次想跟她多聊幾句,最後都訕訕收尾,加上別的同學對她亦是不感興趣,話題很快就轉移到了當年高中時期的風雲人物身上,卓禹安與溫簡...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3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徐淏辰是她們班的班長,溝通能力可見一斑。用不讓人反感,並且非常顧及她自尊的方式給她提出學習的意見。
「謝謝,我明白,以後會多努力融入集體。」陳檸回笑着禮貌回應,她分得清好歹,也不會拒絕接受別人的好意。
徐淏辰見此,悄悄鬆了口氣。
他有一種文質彬彬的氣質,說話條理清晰:「陳檸回,咱們班老師和同學都特別好,你如果有遇到困難的地方,可以隨時找我或者同學說。」
入學已經快三個月,雖然陳檸回什麼都沒說,但家境好壞,在平時的衣食住行里根本就藏不住,何況陳檸回並不刻意隱藏自己的拮据。原本她想着上大學可以做兼職賺生活費,但她所在的校區地處偏僻,去市區很遠,附近又沒有好的兼職機會,導致她開學幾個月了,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兼職機會,不得不用宋京野給她的卡。
宋京野每個月都會往她那張卡上打3000元,對她來說多到離譜,但她依然每花一分錢都會計划著,絕不浪費。
日子就這麼按部就班地過着,她內心漸漸平靜,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學習與提升自我上,等待着寒假回西北。
那天,她像往常那樣在圖書館複習期末考,有一陣子沒聯繫的鄭科忽然發微信給她:「我在你們學校門口,出來,帶你出去吃飯。」
鄭科剛調回來,進入新的單位,自己也忙得昏天暗地,之前只是偶爾微信跟她聊幾句,這次是第一次來看她。
陳檸回急忙收拾好書,一路飛奔去學校門口。
鄭科遠遠看到她就喊:「小檸回,跑什麼,慢點。」
陳檸回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了一個學期,再次見到他,就有一種見到親人的感覺,自是激動萬分。
尤其是到了他跟前時,他說了句,「你怎麼還是這麼瘦啊,回頭我們宋隊長看到,該說我沒好好照顧你了。」
一聽到宋隊長几個字,陳檸回剛才見到他的開心被另外一種情緒所替代,密密麻麻全是想念。
「他從邊防那邊回部隊了嗎?」記得他說去兩個月的。
「回來了。」鄭科帶她去市區的餐廳吃飯,這是陳檸回來這上學這麼久,第一次進市區。
吃飯的時候,鄭科反覆看了她一眼,像是有什麼要說,但又忍住了,只是點了一桌子菜:「多吃點。」
「太多了吧?」
鄭科好像很喜歡投喂她,之前高三時,他也是買了一大袋的零食給她。
但這次,不知道是不是陳檸回的錯覺,怎麼在他臉上看到一種悲憫之心?
「給宋隊發個視頻。」鄭科說著,就直接拿出手機給宋京野撥打視頻電話。
陳檸回一看,整顆心都提起來了,緊張臉紅又期待。
宋京野很快就接了,聽不出什麼情緒:「帶她出去吃飯了?」
「在吃了。」鄭科說著就把攝像頭轉向陳檸回。
陳檸回措手不及,自覺笨拙死了,連聲音都是結巴的,「叔叔叔,你好。」
又是一板一眼的,但心裏奇怪,感覺這兩人今天都是怪怪的,像是有什麼話要跟她說。
但他什麼都沒說,只是點點頭問,「去學校還適應嗎?」
「適應。」
「給你卡里的錢,該花就花。你要還剩下,我以後每個月加一倍打給你,以此類推。」宋京野說一不二,不說嚴厲一些,她不肯聽。
他是知道在北京那邊上學的消費,既然決定供她上完大學,他就不希望她過得比別的孩子差,有點護犢子的意思。
「太多了,我花不了。」
「那就學着花。」
對陳檸回來說,她每天的開銷基本就是一日三餐,護膚品是買普通的能保濕就行,衣服也是一季有兩套換洗就夠,最多就是再買些書籍,真不知道怎麼花錢。
她怕他以後真給她打雙倍的錢,所以決定每周固定取一部分出來,存到另一張銀行卡上,等大學畢業之後,一次性還他。
之後把手機遞給鄭科,他們簡單聊了幾句之後就掛斷。
鄭科放下手機一邊吃飯,一邊和她閑聊:「你們學校不是在市區嗎?」
「新生前三年在新校區,大四和研究生才去市區的老校區。」
「真夠遠的,想請你吃飯都不方便。」
「這不是吃上了嗎。」
鄭科看她確實適應得不錯,也就放心了,吃完飯開車送她回的學校。
回到學校已經晚上9點多。
臨分別時,鄭科忽然又叫住她:「小檸回。」
「知道宋隊長為什麼每個月要給你打那麼多錢嗎?」jj.br>
「他是想告訴你,你跟所有同齡女孩都一樣,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
陳檸回眼眸驀然發熱,「我知道。」
「進去吧,好好學習,有任何事給我打電話。」鄭科又囑咐了一句,他們都把她當自家妹妹一樣照顧。
陳檸回朝他揮手說了聲再見後往寢室的方向走去。
今天總覺得他的態度怪怪的,看她的眼神有點像最初她從大山被救回去時的樣子。
直到她回到寢室,才有了答案。
9點多的寢室正是舍友們最活躍的時候,但在她推門進來時,聲音瞬間消失,看向她的眼神裡帶着一絲的憐憫。
「怎麼了?」她問。
她雖不合群,但是舍友們都很不錯,從不會因她的貧窮而露出半分憐憫的表情。
舍長先開口:「檸回,我們都知道了。」
舍長說著遞給她手機,頁面顯示的是一條新聞,人販子xx落網,對自己拐賣婦女兒童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下面是她自己招供的經由她手拐賣出去的人員名單,陳檸回三個字,赫然在其中。
女人溝溝壑壑的滄桑的臉出現在頁面最上方,陳檸回握着手機的手止不住地發抖,心也揪成一團,就像被一把抓入那個夢魘里,出不來。
那是去年夏天,她獨自去學校報道,需要先乘坐大巴到隔壁城市坐火車,她口袋裡只有暑假打工的兩千多塊錢,所以選擇的都是最便宜的交通工具。
女人是在隔壁城市的汽車站認識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