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

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海彤

標籤: 仙俠 李小霜 沈浪 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
小說《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是作者「海彤」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沈浪李小霜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相親當天,海彤就閃婚了陌生人。本以為婚後應該過着相敬如賓且平凡的生活沒想到閃婚老公竟是個粘人的牛皮糖。最讓她驚訝的是,每次她面臨困境,他一出面,所有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等到她追問時,他總是說運氣好,直到有一天,她看了莞城千億首富因為寵妻而出名的採訪,驚訝地發現千億首富竟然和她老公長得一模一樣,他寵妻...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2:0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而沒有了聖地的依靠,作為一個堅強的人,堯自然也開始走下坡路,不再輝煌過去。
當然,這一切都是「以後的事」。
南國富豐,邊境附近是廣袤的沙漠地帶,今天也迎來了一個風塵僕僕的身影。
「這是阜豐嗎?」
正是從九盟區出發,肩負者穿越了廣袤的沙漠,到達了峰林。
林峰站在福峰山的邊緣,凝視着前方,眼前是一片綠洲,而後面的沙漠就像兩個不同的世界。
「繼續走,向別人打聽去府豐的路。」
森林峰隧道。然而,一路無眠穿越茫茫沙漠,還是給林峰帶來了一定的疲勞。
這不是身體上的疲憊,而是精神上的疲憊。
在問路之前,林峰找了個地方休息。
休息了一夜之後,他第二天早上繼續他的旅程,一直向北。
最後,在全速向北行駛了一個小時後,他看到了一個不起眼的小村莊,遠處冒着裊裊炊煙。
這樣一個小村莊,坐落在遼闊的草原上,迎着森林的峰巔,猶如一幅完美的山水畫。
在接近小村莊後,森林的山峰在空中落下。
還沒進村子,林峰發現有兩個人影快出來了,擋住了他的去路。
「你是誰?
攔住林鳳去路的人,是兩個身材魁梧,目光孔武有力的中年人,他們是一臉警惕的看着林鳳的這名客人。
「你們兩個不要緊張。我只是個過路人,問問路。」
林峰笑着說。
與此同時,他悄然開啟了「天眼」,第一次察覺到兩位中年男子的修鍊,赫然是兩位武林高手的巨大成功。
為這樣一個小村莊走出了武林的完整世界,林峰也很驚訝。
要知道,在道武聖地,一般九流部隊,最多,也只有離開狀態的武功坐大。
然而,與此同時,林峰也能找到,自從接近了這個村莊,這個世界的精神也豐富了許多,顯然在這個村莊的地下埋藏着一塊神聖的石頭礦藏。
從林峰目前的修復情況來看,很容易看出這是一座「九寶」礦井。
「的確是奎國是阜豐國,只是一個邊寨,卻能比得上九泉軍。」
林峰心裏一陣驚叫。
聽了林峰的話,這兩個中年男子的臉色緩和了許多,但仍然警惕地問:「你要去哪裡?」
「資本」。
」林馮說。
「資本?
聽到林峰的話,這兩個中年男人又開始了。
你看,不是所有的武術和道教的從業者都敢從他們那裡去京城。
他們在阜豐的邊界上。從他們到首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沒有一定的力量,他們不敢單獨去京城。
畢竟,一路走來,不知會遇到多少任性的土匪。
「好吧。」
林峰點點頭,笑着問:「你們兩個給我指路好嗎?」
對於這兩個中年男人來說,他們都指向一個方向——東北,只是時間問題。
「非常感謝。」
林峰笑了笑,謝了謝,準備離開。
但此時,一陣疾風呼嘯而過,從遠處呼嘯而來,氣勢洶洶,讓林峰一點也不驚訝。
當然,當林峰聽到這些聲音時,那兩個中年男子並沒有聽到。
林峰看着那聲音傳來,我看到那邊,有一群人帶着威風過來,一看,說至少也有幾十人。
數十人由一個站在野人上的中年男子帶領。
那個留着濃密鬍子的中年男人,站在那裡就像一隻巨大的獅子站在一般的野獸身上,威風凜凜。
「酋長在聖所的中央……那獸在聖地之初。至於剩下的幾十個人,最弱的都是世界上……他們似乎是衝著村子來的。這是誰?」
在打開「天眼」之後,林峰也是一群人來探查修復的時候。
這些人對他來說無足輕重。
所以他沒有選擇避開他們。
再說,他們顯然是衝著他前面的村子來的,如果他只是路過這裡,他也不會介意的。
然而,現在他卻在兩個村民的控制之下。
這個時候離開,卻有人說不過去。
與此同時,林峰也發現了兩個中年男子的臉色沉重。
「哈哈…三家村的老老少少不出來迎接我們嗎?」
一位留着大鬍子的中年人笑了,他帶着一群人全都站在村外的天空中,像一座烏雲壓着的城市,村外一大片陽光都被遮住了。
「嗯?」
原來以為是被兇猛的土匪要屠殺林峰的村子,看到前面有一個,並不驚訝。
聽這秋溪中年的心情,他和這個村子的人,還好像『相識』嗎?
「他們是兇猛的強盜團伙,在南部邊境的阜豐國,相當於\\\’八股勢力\\\’。每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會來我們村收集大量的聖石作為『保護費』。」
似乎看到林鳳的疑惑,其中一個中年男子苦笑着對林鳳說。
林突然馮。
如果是這樣,他就沒有必要干涉了。
這個村莊,即使足以抗衡九川的力量,但由於它是在富豐地區,如果沒有「靠山」,它仍然很容易被摧毀。
也許,有比八股勢力保護的兇猛匪幫,它還能存在久一點。
這是生存法則。
與此同時,林峰也看到了,還有一群人從村中走了出來,領頭的,是一位身穿藍衣的老人。
老人的眼神是無奈的,但他的臉上仍然努力擠出一絲微笑。
「三少爺,這是我們三家村今年的『保護費』。」
在這個滿臉鬍鬚的中年人面前,老人表現出一副謙恭的樣子,同時拿出一枚戒指,互相扔了過去。
鬍子濃密的中年手接住,證實後,咧嘴一笑,「號碼對了!明年見,老特雷。」
說著,鬍子蓬亂的中年人把野獸的頭轉到家門口,準備把人帶走。
在森林裏峰和崔家村的一群人準備視覺邱鬍子中年的人離開,馮林發現,密切關注中間的兩個老男人背後邱鬍子,眼睛突然落在他身上,突然一亮。
過了一會兒,他又看見了,老人望着中年時濃密的鬍子。
突然,林峰模糊地意識到情況不妙,不由皺起了眉頭。
而此時,濃密的鬍鬚中年也再次是將頭轉向腳下,轉身,視線第一次落在林峰的身上。
「你不是從三家村來的吧?」
秋大鬍子中年人的眼睛如電般盯着林峰,沈問。
與此同時,不管身後的一群彪悍的中年胡匪,還是崔家村的一群人,目光也落在了林鳳的身上。
崔家村的村長、青衣的老人甚至皺起了眉頭。
「我……」
林峰只想說他真的不是一個三家村的人,可是他剛開口說話,就被打斷了。
「三少爺,這也是我們三家村的人,只是很少露面。」
崔家村村長從村中兩名中年男子口中得知林峰是個過路的人,經過問路後也很有同情心,及時對秋鬍子說到中年。
這時,林峰的耳邊,也傳來了崔家村長的聲音,「年輕人,他們不容易惹,你們假裝是我們崔家村長。
聽到村長的話,林峰雖然不怕這些兇猛的土匪,但也溫暖了心,並閉上了嘴,沒有反駁村長。
畢竟,村長的本意是好的。
「崔老頭,你真以為我鄧老三眼睛瞎了嗎?」你崔家村,能給年輕人這樣的氣質嗎?」
秋夕中年冷笑道。
聽到秋晶須的中年的話說,崔賈村長啞火,同時也不禁馮林的眼睛認真地抬起頭,卻發現林馮氣質非凡,一看不是從一個小村莊的人。
「老特雷,我可以假裝沒聽見你剛才說的話。現在,我想再聽一遍。他是從你的三家村來的嗎?我警告你,好好想想……你應該知道當你對我撒謊的時候會發生什麼!」
秋曦中年繼續冷笑。
一時間,崔家寨的腦門直冒冷汗,只能給林峰投去愧疚的一瞥。
此時,他自然不敢為林峰挺身而出。
林峰對崔家村的村長一笑,然後看到了中年的秋霞,輕說:「你的眼光不錯,我不是真的崔家村人。」我只是一個碰巧來三家村問路的人。」
「我說,三家村怎麼可能會有你這樣氣質的人。」
秋大鬍子中年人一副『意料之中』的樣子,同時輕輕掃了林鳳一眼,說:「今天我鄧老四心情好,不想見血……放棄你的戒指,走吧!」
「心情好嗎?」不想看到血嗎?」
聽到鬍子拉碴的中年話,林峰卻笑了,「聽你的口氣,一般都喜歡吃我。」
說完,也等着中年的反應,林鳳飛走了。
當然,他的速度是緩慢的,他仍然停留在他的聖地的早期。
然而,即使是這樣的速度,在濃密的鬍子中間和他身後的一群兇猛的土匪冷若冰霜的同時,林峰已經遠遠地離開了。
林峰的方向是東北方向,是阜峰國的方向。
「不,謝謝!
秋溪中年終於回過神來,臉上的那一刻陰沉下來了他,眼睛裏的殺氣,第一次踩上了那隻野獸的腳,朝着森林的頂峰向上走去。
一群兇猛的土匪,也氣勢洶洶地沖了上來。
「那個年輕人有麻煩了。」
三家村的一群人看到這一幕,嘆了口氣。
他們可以看出這個年輕人跑得不是很快。
至少,在中年前的濃密鬍鬚上,不要佔任何便宜。
「還是太年輕…那收銀台的戒指呢?如果不是,一個人的財產能比他的生命更重要嗎?」
崔家寨嘆了口氣,只是他也勸那個年輕人,但對方根本不理會他,讓他是一個無依無靠的人。當鄧老三轉身去追林峰時,他原打算丟下那隻野獸,自己去追。
畢竟,野獸在他腳下的只是早期的聖地,速度和林鳳是一樣的,想要追上林鳳是很困難的。
正如他在進入聖地的過程中所進行的武術,在追求聖地的過程中所進行的武術,沒有比這更簡單的了。
顯然,林峰現在表現出來的速度,也讓他意識到,林峰只是一個早期武術訓練成聖地。
「嗯?」
不久,鄧老三就放棄了迎頭趕上的計劃。
因為他看見那個年輕人在森林裏飛了一段距離後,停了下來,轉過身來,彷彿在等着他和他後面的人群追上來。
那一刻,他感到有點不安。
在那一刻,他甚至有了轉身離開的念頭。
只是,一想到這麼多人在後面看着他,他咬牙切齒,還是奮起直追,「一進聖地先賢武功剛好,直接就被殺了!」在這個遙遠的地方,天高皇帝遠。即使他的背景很特殊,誰知道是我鄧老三殺了他?」
想到這裡,鄧老三心中當然少不了。
一時間,鄧老三帶着一群土匪將林鳳團團圍住。
「如何?搞懂了嗎?願意留下戒指嗎?」
鄧老三面露冷笑的看着林峰,「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就納辭留下,我可以饒你一命!」
聽了鄧老三的話,跟在他後面的兩位老人有些吃驚。
你知道,他們過去不止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但每次,只要目標有逃跑的想法,他們的三個主人,就會直接去殺死目標。
而這一次,他們的三個主人,竟然給了這個年輕人第二次機會!
這一定會讓他們大吃一驚。
「也許三當家看到他主動阻止,以為他可以避免死亡。」
兩個老人互相看了看,從對方的眼睛裏看到了同樣的想法。
只是,他們怎麼可能知道。
鄧老三的心裏,已經對面前的那個年輕人產生了恐懼。
「如果我不知道怎麼辦?」
從頭到尾,林峰的臉上都是淡淡的雲,彷彿泰式的山崩面前的臉沒有變色。
聽了林峰的話,鄧老三的臉色變了。
「死,男孩!
「三個頭,殺了他!」
「殺了他!

這時,鄧老三帶來了幾十個兇猛的土匪,聽到林峰的話後,都怒吼起來。
如果不是鄧老三下的命令,他們會衝上去把那個年輕人撕成碎片。
「殺了他!
而此時,聽到一群男人的意志,鄧老四也難以下車,暴飲,直接下命令。
「殺!」
「殺!!

剎那間,除了鄧老三和野獸在他腳下,還有兩個老頭子在他身後,其他土匪紛紛開槍,殺死了林鳳,一套林鳳欲碎萬林身軀的架勢。
而被圍堵的方林峰,嘴角則布滿了一絲不屑的微笑。
眼看幾十個兇猛的土匪就要逼近,以林峰為中心,方圓百米彷彿打了個寒顫。
然後,在這方圓一百米的空間里,從稀薄的空氣中出現了一堆實心的芒子,每一個芒子都像是一把真正的劍。
乍一看,它們有成千上萬個。
「領土!
而就在這一刻,鄧老三和他身後的兩位老人第一次反應過來,一個個臉色變了,意識到他和其他人踢到了鐵板。。
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只有掌握了真正的氣凝域處理能力強,才能顯示出『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退出移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