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喬伊夏戰塵爵免費閱讀

喬伊夏戰塵爵免費閱讀喬伊夏戰塵爵

標籤:
都市類型《喬伊夏戰塵爵免費閱讀》,現已上架,主角是姜笙歷行爵,作者「喬伊夏戰塵爵」大大創作的一部優秀著作,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唐紈君很高興,繼續坐在床邊跟她講話,「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嗎?」陸琛又變得獃滯起來,雙目沒有焦距地望着床前的人。她想不起來他是誰。...陸琛醒來後,唐紈君推掉了所有的工作。每天24小時寸步不離的守着她,聽醫生的話,要不斷地喚醒她的意識,不要讓她獃滯下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6 20:3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手下的人聽了戰塵爵的話,開始收拾東西。陸琛不忍戰塵爵這樣固執,又攔在他面前說「你別這樣,他們能知道你的情況,證明他們是真的很厲害能救你。何況讓我跟戀戀留下也沒什麼啊,他們可以教戀戀本事,這對戀戀來說也是好事。」「戰塵爵你聽我的話好不好?只要你跟慕容起能好起來,我跟戀戀在這裡生活沒什麼的。」主要她跟女兒留下就能救戰塵爵。十七年後戰塵爵還在,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
手下的人聽了戰塵爵的話,開始收拾東西。陸琛不忍戰塵爵這樣固執,又攔在他面前說「你別這樣,他們能知道你的情況,證明他們是真的很厲害能救你。何況讓我跟戀戀留下也沒什麼啊,他們可以教戀戀本事,這對戀戀來說也是好事。」「戰塵爵你聽我的話好不好?只要你跟慕容起能好起來,我跟戀戀在這裡生活沒什麼的。」主要她跟女兒留下就能救戰塵爵。十七年後戰塵爵還在,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不然他只能活一年,這讓她怎麼能接受得了。可戰塵爵還是一臉冷沉,望着身前的小女人,態度依舊強硬。「陸琛,沒有你的四年我已經受夠了,更別說十七年,我做不到。」他又轉身看向前方的木屋,冷冷一哼「什麼鬼神醫,我看不過是故弄玄虛的罷了,還想要我的女兒,做夢。」走下最後兩步台階,戰塵爵直接去帳篷里抱女兒。陸琛跟上他的步伐,不死心又勸道「我覺得他們能了解你的情況,肯定就能治你的病,我們再好好商量好不好?」「沒什麼可商量的。」蹲在帳篷前,準備要鑽進去的時候戰塵爵忽而又頓住了。想了想他起身面向陸琛,撫着她的雙肩安慰道「聲聲別擔心,現在醫療科技那麼發達,我不信治不好我的病。我聽你的話回去就好好接受治療,努力找適合的心臟,無論如何為了你們娘倆,我都會活下去的。」陸琛,「……」可是要找到適合的心臟談何容易啊。雖然她也不信什麼神醫,可對方能明確的說出戰塵爵的病,甚至知道慕容起的情況。不管對方是用什麼方法醫治,她都想試一試。「別想那麼多了,我們即刻回去再想別的辦法。」戰塵爵不給陸琛說話的機會,鑽進帳篷里抱女兒出來吃東西。吃了東西就走。陸琛僵站在一邊,回頭看向前方的木屋。她真覺得裏面的人好神啊。他們肯定是有辦法治戰塵爵跟慕容起的。可是戰塵爵不配合怎麼辦?見他抱着女兒在一邊吃東西,陸琛又朝他走過去。還不等她開口,戰塵爵將吃的遞給她。「聲聲也沒吃早餐,趕緊吃吧,吃了我們就回去。」陸琛接過來,挨着戰塵爵坐下。她沒跟他說話,而是看向女兒問「戀戀喜歡這裡嗎?想不想一直留在這裡呀?」小戀戀看向媽咪,點了點腦袋,「喜歡呀,這裡好玩。」「寶貝兒不喜歡這裡。」戰塵爵接過女兒的話,看向陸琛,「聲聲別慫恿她,她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孩子。」「可我會陪着她的。」「我不同意。」戰塵爵又沉了臉,「你別讓我心裏不愉快行不行。」陸琛啞語。小戀戀坐在爸比的腿上,一邊啃着三明治一邊閃着大眼睛好奇地問「爸比你們在說什麼呀?為什麼戀戀都聽不懂?」「沒什麼,寶貝兒快吃,吃了我們就回家。」「好~」小傢伙甜甜地應着,繼續啃着三明治。用過早餐以後,手下的人也都收拾好了,一行人準備下山。可陸琛還站在院壩里獃獃地望着前面的木屋,不願意走。戰塵爵一手抱着女兒,倒回來一手去牽陸琛的手。「別看了,走吧。」陸琛脫開他的手,堅持道「戰塵爵,我們試一試吧。」「試什麼試,我們有幾個十七年可以耗,我說了回去我就好好聽醫生的接受治療。我還就不信現代的醫療科技比不過這山裡的土方法,要相信科學懂不懂。」陸琛拗不過他,不得已妥協。可他們剛上前兩步,木屋的門嘎吱一聲被推開了。陸琛下意識止住步伐,扭頭。連翹站在大門中間,見他們要走了,她勸道「你們想清楚了?回去只能活一年,而那個癱了的人,也會癱一輩子。」陸琛馬上倒回來站在台階下,望着連翹問「我可以讓我女兒拜你師父為師,可你們能不能跟我們一起回市區,不要一直留在這裡?」連翹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的望着陸琛,哼笑「我師父不能離開這裡,不然我們師徒也不會一直留在這兒。」「還有,你氣血不足,陰衰鬱結,將來也不會再生育了,若你將你女兒留下,我們還會讓你以後有更多的孩子。」陸琛震驚。他們連這個都看得出來?這一刻,她更加明確了一個事實,他們就是神。不僅能救戰塵爵跟慕容起,還能幫她。忽然有些激動,陸琛轉身看向戰塵爵,「我們留下吧,她真的很厲害。」戰塵爵走過來,滿臉凝重地望着眼前的小女人。「你不能生育了?」陸琛目光閃爍,沒否認。戰塵爵心口一窒,抬手將她摟入懷中。「沒關係,我們有戀戀就夠了,但是我不會讓你們娘倆留下的。」「戰塵爵……」「聲聲,如果我的生命需要用你跟女兒的十七年山洞生活換來,那我寧願不活。」他怎麼捨得讓他們娘倆留在這裡受苦。就算不是受苦,可是要跟他分開十七年,那還不如讓他去死。心裏甚至一點都不用考慮,戰塵爵牽過陸琛的手,抱着女兒轉身離開。陸琛不願意走,再次脫開男人的手。戰塵爵回頭看她,「聲聲要是執意留下,那我回去以後就自行了斷,這樣就不會忍受十七年的相思之苦了。」聽到這話,陸琛忍不住紅了眼。她不明白戰塵爵為什麼就不同意。女兒留在這裡是學本事,她留下照顧女兒,又沒有什麼損失。他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媽咪不哭,我們跟爸比回家。」坐在爸比臂彎里的小戀戀,看到媽咪眼裡含了淚,她難受的抬手去給她擦。陸琛努力忍住自己的情緒,不得已允了女兒的話。「好,我們回家。」戰塵爵這才又牽過她的手,抱着女兒離開。一行人就那樣走了。留下的連翹站在大門口,滿臉惋惜。身後悠長的甬道里,傳來男子慵懶的嗓音,「他們走了?」連翹應道「嗯。」「莫在意,他們還會回來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退出移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