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千金歸來前夫太粘人
千金歸來前夫太粘人

千金歸來前夫太粘人容姝傅景庭

標籤: 傅景庭 千金歸來前夫太粘人 容姝 玄幻
火爆新書《千金歸來前夫太粘人》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容姝傅景庭」,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5:3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見女人一臉嚴肅,又說的認真。
傅景庭知道,如果自己還不願意照做的話,她肯定會來真的。
因為女人,就是這樣的性格。
即便他們現在的關係,她也不願意佔他多少便宜。
「你呀!」傅景庭無奈的搖了搖頭,拉過她的辦公椅坐下,「現在可以了吧?」
容姝滿意的點頭,「可以了。」
話落,她也在另一張稍差一點的椅子上坐下,然後又道「景庭,你也別覺得我固執,不願意接受你對我的好,我知道,你想多為我做一些什麼,也想讓我坐的更舒服一些,我心裏感動,也接受,但是,如果我真的全部都接受了,尤其是這種你還在為我付出的時候,我還全部接受你對我的好,那隻會助長我的貪心,讓我變得越來越貪婪,以至於最後,我會把你對我的所有好都當成理所當然,久而久之,我甚至會忘記也要為你做點什麼,也要為你付出,然後成為一個只知道享受你對我好為我付出,自己卻什麼都不做的人,這樣的人,就是自私,甚至哪天你可能稍微對我不好,或者忽略了我一點,我就會變得無法接受,說不定還會做出無理取鬧的行為,所以景庭。」
她抬頭看着男人,「你這樣做,只會把我寵壞,我想你也不希望我變成這樣一個面目全非的女人吧?那樣的我,可不是我了啊。」
男人跟她對視着,對視了好一會兒後,終於嘆了口氣,釋然了,「我明白了,以後再對你好的事情上,我會多考慮一些後果,再酌情做出決定,你說得對,無底線的寵溺,確實會讓一個人改變太多,變得越來越不像當初的那樣,是我的不對。」
「知道就好,好了,開始教我吧,我們早點把這些處理完,早點回去,我給你燉湯喝。」容姝把那一摞文件抱過來,放到男人跟前。
男人眼皮子跳了跳,「湯?」
這一刻,他腦海里又浮現出了上午在老宅喝的那道湯了,一時間,臉上寫滿了抗拒之意。
「不了,我這段時間,暫時不想喝湯。」他拿起最上面那本文件,聲音有些生硬的回道。
就連表情上,甚至都浮現了一絲驚懼來。
可見被那道湯支配的恐懼有多大,心理陰影有多嚴重。
容姝還是第一次在男人這裡看到害怕這種情緒。
一直以來,男人好像無所不能的一樣,他從來沒有見過他會害怕,會恐懼。
就好像,這些情緒天生就不會出現在他身上一樣。
所以現在看到這種不該出現在他身上的情緒,偏偏在他身上出現了,她還覺得挺新鮮的。
當然,她也知道這樣的情緒為什麼會出現。
看來,那湯是真的帶給了他莫大的心理陰影啊。
容姝忍不住笑了起來。
當然,那湯也一樣帶給了她一些陰影。
不過相對於直接喝下了肚的男人來說,陰影就算不了什麼了,現在想起來,更多的也還是唏噓,而不是恐懼。
「安啦,不是祖母和馮媽煲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湯,就是普通的骨頭湯,是伯母專門給你弄的,叮囑我特地煲給你喝的,說是對你胳膊恢復有好處,畢竟你胳膊還沒有徹底恢復,雖然看上去已經好了,但還是不能提太多重物,也不能大幅度甩動,伯母就是知道這一點後,這次回娘家,特地找的那種大棒骨。」容姝說。
昨天阿起送來的時候,她還不知道伯母到底給傅景庭弄了什麼東西,讓她一定要燉給傅景庭喝。
直到阿起走了後,她給祖母分裝特產,才看到原來是牛大骨。
「你說陸起的母親?」傅景庭微訝。
容姝點點頭,「是啊,除了她,還有哪個伯母?」
「昨天去老宅,我知道她給你準備了很多土特產,你也給祖母送了一些過去,但沒聽說她也給我準備了東西。」傅景庭又說。
容姝笑了笑,「我忘了告訴你了,不過可能是覺得這東西不帶去老宅,所以就覺得沒必要吧。」
男人點了點她的額頭,似乎是在說她這也能忘。
「到底是什麼大棒骨,還需要伯母特地去娘家弄?不能告訴我們,我們就在這邊買?」傅景庭修長的手指轉動着鋼筆,表示很好奇。
不會是什麼野生動物的骨頭吧?
他表示懷疑,覺得這個可能性非常的高。
見男人滿臉嚴肅,容姝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了。
因為她之前也想過是不是這類東西,還特地發消息問了伯母,後面伯母告訴她,她才知道不是她想的那樣,那大棒骨,就是牛的大棒骨。
因為伯母娘家的鄉下的牛是純純的喂草喂糧食甚至是餵食草藥長大的,比城裏面的喂飼料的牛要好,燉出來的湯也更香,功效更好,所以才特地從鄉下找的,而不是在城裡買。
知道這些後,她才徹底安心下來,不然她還擔心自己會不會進局子呢。
「放心吧,就是普通的豬大骨,之所以伯母不讓我們自己買,是因為城裡不好買到,不說城裡,國外那些農場都買不到,因為伯母娘家那邊幾乎每家每戶都種植中草藥,是國內最大的中藥材種植基地,因此那邊的豬也算是吃中草藥長大的,你喝這種豬大骨燉出來的湯才好呢。」容姝半真半假的說。
假的就是,她把牛說成了豬。
沒辦法,誰讓男人早上才喝了牛的那啥噸的補湯,估計心裏面已經非常不待見牛這種動物了。
要是知道,自己今晚要給他燉的大骨湯,還是牛身上出產的,恐怕說什麼都不會喝。
所以,她還是不說的好。
果然,聽到是豬大骨,男人面上沒有絲毫抗拒,反而還寫着一抹感謝,「幫我謝謝伯母,回頭我讓張程送一份禮物過去。」
「放心吧,我謝過了,不過禮物的話,你也別準備太貴重了,不然伯母不會收。」容姝提點着。
男人微微頷首,「知道。」
「不過說起來,伯母對你真是好,昨天阿起送來,跟我說起這個的時候,別提多吃味兒了。」容姝調侃道。
傅景庭先是挑了下眉,隨後薄唇勾起了一抹弧度,「是嘛,那挺好。」
反正知道陸起不高興,他就高興。
容姝哪能不知道男人在想什麼,哭笑不得的搖搖頭,「你可真是……好了,時間不早了,趕緊教我,把這些處理了回去了。」
男人頷首,「坐近一點。」
「嗯。」容姝應了一聲,提了提椅子坐近了一些。
之後,兩人挨坐在一起,頭挨着頭,沉浸在了學習和工作中。
傅景庭性格清冷,看着就沒有多少耐心的那種。
除此之外,也不像是一個會教學生的人,學生看到他那冷臉,別說學進東西了,估計全程都在害怕他,對他瑟瑟發抖了。
不止如此,就算學進去了,也還要擔心自己學的不夠好,不夠快,不能讓他滿意,而被他單方面開除學籍。
總而言之,面的傅景庭這樣的老師,估計學生壓力都非常大吧?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