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農家靚女:拐個王爺來種田
農家靚女:拐個王爺來種田

農家靚女:拐個王爺來種田燈明三千

標籤: 農家靚女:拐個王爺來種田 趙施姬 趙福媃 都市
都市小說《農家靚女:拐個王爺來種田》,是作者「燈明三千」獨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趙福媃趙施姬,故事節奏緊湊非常耐讀,小說簡介如下:意外穿越到農家一個貧窮靚女身上,什麼?住在深山裡的竟然是位王爺?反正都這麼窮困潦倒了,誰也別嫌棄誰!王爺,咱們一起快樂的去耕田吧。...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6: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尚徽介仍是看着前方,漠然地道「你剛才去哪了?」
趙福媃心虛道「一直在房間啊,怎麼了?哦對了,細霞與她三皇兄已經啟程回去了,為怕我們傷心,所以不告而別……」
話音剛落,尚徽介猛然閃身而來,似乎是一瞬來到她身邊,然後將她擁進懷裡。
「福階你做什麼?」趙福媃掙扎不開,慌張地喊道。
尚徽介沒有回答,而是狠狠在她脖上咬了一口泄憤,咬牙切齒道「我只想要你記住,不要相信任何人。」
福媃啊福媃,沒人值得你把這個秘密說出來。
趙福媃一頭霧水,又覺得他意有所指,問道「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你看到了什麼?」
尚徽介已恢復冷靜「看到什麼?我一直和箏兒在外面做事,還以為你跟別人私奔了呢。」
他自然知道趙福媃用空間把細霞兄妹送回了暨朝。
「呼~」趙福媃鬆了一口氣,「那你發什麼神經?咬我做什麼?你狂犬病發作啊?」
憤怒三連問讓尚徽介徹底理智過來,趕緊將她放開,道「你就當我得了狂犬病吧。」
也不等她回答,直接出門去。
「這人肯定有點貓病。」趙福媃摸了摸脖上的咬痕罵道。
夜幕降臨後,在所有人沉睡之際,趙福媃聽到窸窸窣窣的說話聲,聲音雖壓得極低,還是把她吵醒了。
她揉着惺忪的睡眼出來,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后,瞌睡立馬醒了。
「方天葵?!!!」
「女官大人。」
方天葵一身風霜,唇色發黑,身上的黑色鎧甲殘破不堪,細看之下還能看到血跡。
趙福媃懵了半晌,才木然開口「你怎麼在這?你不是隨王爺去了邊關嗎?」
聞言,方天葵眼眶一紅,哽咽道「奉平陽王之命趕來報喪,太賢儲君薨了。」
尚徽介腳步一虛,踉蹌了一下,忍着哭腔問道「已經確認他的死訊了嗎?」
「王……福階,是真的,儲君的屍身已從戰地搶了回來。」方天葵跪了下來,想着趙福媃不知福階就是尚徽介,遂把『王爺』二字收了起來。
趙福媃淚如雨下,捂着嘴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尚徽介則重重地坐下來,一言不發。
方天葵繼續道「因大雪封路的緣故,儲君的屍身暫停在邊關,平陽王派我帶人回京稟告皇上,恰逢路過梨花鎮,遂來告知你們一聲。」
尚徽介仍是不敢相信,抹去眼淚道「確實是他嗎?」
方天葵雖然於心不忍,但還是恭敬地回答「真的是他。」
尚賢儲君身穿的鎧甲,佩戴的長劍等等都表明他的身份,雖他的面貌起了屍斑,但仍能認出他生前的模樣。
「噗!」突然,福階嘔了一口血出來,隨即笑了起來,笑中落下幾行清淚,與暴紅的眼眸形成對比。
趙福媃緩步走到他身側,抽泣道「福階……」
尚徽介轉身抱緊她,呢喃着「皇叔」,但她聽不清楚,再問的時候竟發現他暈了過去。
「福階?!」趙福媃慌了,輕推了他幾下,「別嚇我。」
方天葵替他把了脈,嘆道「王、福階沒事,只是氣血攻心暈過去罷了。女官大人,我們還要趕回京城去,就此別過了。」
趙福媃連忙攔道「明日再走吧,夜裡趕路很危險。」
方天葵推辭道「不必了,我們御林軍什麼苦沒吃過?區區夜路有什麼危險的。」
也不等她回答,便往外走去。
趙福媃只好在尚徽介身側坐下,緊緊的抱着他,心想福階,你一定很在乎尚賢這個曾經的主子吧,否則怎會為他難過成這樣。
二人就這樣坐到天亮,直到尚徽介再次醒來,仍木訥的靠在她身上,誰也沒有說話。
箏兒起床後從房中出來,還舒適地伸了個懶腰,見他們皆是眼圈紅腫,心裏一咯噔,忙問「出什麼事了?」
二人緩緩地起身,直盯着她看。
「到底怎麼了?」箏兒被他們看得心裏直發毛。
尚徽介深吸了口氣「箏兒,你千萬要冷靜!尚賢他……死了。」
箏兒瞬間愣在原地,腦海里嗡嗡的響着「死了死了死了死了」二字。
趙福媃連忙去扶着她,道「許姐姐……」
想說安慰的話,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箏兒笑着搖頭,邊笑邊落淚「你們胡說八道,王爺還說從邊關回來後就娶我呢,他怎麼可以死……」
「不會的!」她大喊一聲跑了出去。
「許姐姐!」趙福媃慌忙追了出去,追了好久才把箏兒拉住。
箏兒手腳發顫,眼淚鼻涕糊成一團「怎麼辦啊福媃,我都沒答應要嫁給他,他還不知道我願意嫁給他……」
說到這裡,她狠扇了自己幾巴掌,恨自己當時矜持,恨自己為什麼不勇敢一點直面他的問題。
如今,她再也沒有機會告訴尚賢自己的想法了。
趙福媃心疼的緊握住箏兒的手,看着她嘴角溢出的血絲,哽咽道「許姐姐,這不怪你,你不要自責。」
箏兒抬眸望天,扯着嘴角一笑「怪我,我就是個掃把星,王爺從未打過敗戰,偏偏和我說了那些話後便命喪黃泉了……」
我想我就是那種克人的天煞孤星,否則整個許家怎麼就我沒死?」
趙福媃捂住她的嘴不讓她繼續說下去,搖頭道「不是你的錯,是他們本有這一劫……」
箏兒木然地擦掉眼淚,輕聲道「趙妹妹,我沒事了,你讓我一個人靜靜地待會兒。」
趙福媃還想說什麼,箏兒伸手一擋「你放心吧,我不會做傻事的。」
她自然是不會做傻事,只是留下一封信不辭而別了。
此舉與做傻事沒兩樣。
趙福媃收到信打開來看,信中寫道「趙妹妹勿念,我去邊關找王爺了,到時候會隨王爺一起回京,箏兒留。」
「許姐姐怎會如此糊塗!邊關那邊還這麼亂,她一個女子很危險的!不行,我得去找她。」
趙福媃扔下信就要出發,尚徽介則一把將她拉住,道「帶上我。」
「福階,我會用奇怪的能力一瞬去到邊關,希望你不要震驚……」
「我不會,我永遠信你。」尚徽介認真地看着她說道。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