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明知故犯

標籤: 傅蘊庭 周韓深 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 都市
都市類型《寧也傅蘊庭最新章節》,現已上架,主角是傅蘊庭周韓深,作者「明知故犯」大大創作的一部優秀著作,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寧也是傅家人人嫌棄的私生女,沉默寡言,乖巧嫻靜。傅蘊庭也是這麼認為的。將夜門口,他將人堵住。傅蘊庭:「經常來會所?」寧也:「不是不是,同學聚會來的,第一次。」半小時後,女孩一口悶喝倒五個男人的視頻刷爆朋友圈。傅蘊庭:……網吧門口,傅蘊庭看着女孩的背影撥通電話:「在哪裡?」寧也:「......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7: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小鎮上的風景的確很好,不過以梁書兒現在的身體卻是不適合游小鎮,所以兩人在旅館自帶的餐廳吃了一頓泰餐,然後決定去逛逛葡萄園,採摘點葡萄回來吃,然後釀酒。
葡萄園很大,白葡萄和紅葡萄分為兩個區,梁書兒兩邊都逛了,各自摘了很大的一筐。
而且酒庄還有專門的攝影師,梁書兒看到後想也沒想的就花錢租了一個,讓人全程跟着她和江葎。
梁書兒一直覺得自己的記憶不是很好,以前的很多事都不記得了,就連那些對於她來說宛如噩夢的記憶有些她都已經很模糊了。
以前她覺得記憶不好也挺好的,不好的事就該忘掉。
而且她人生中除了媽媽,也沒有什麼需要記住的。
可是現在卻不行。
她不想忘記她跟江葎之間的點點滴滴,如果記憶不好記不住,那就用鏡頭留下來,這樣即使很久很久的以後她看到都會很清晰。
她喜歡這種感覺,也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紅葡萄酒的時間和過程要比白葡萄酒的要更為複雜,而且製作的過程中發酵需要最少一星期的時間,梁書兒他們自然是等不了,所以很可惜的只能參與一半的過程,畢竟他們不可能一直在這邊等。
這之前梁書兒還以為釀酒挺簡單的,誰曾想聽了專業的師傅給他們講解之後,她感覺自己頭都大了。
整個過程只有採摘才是最簡單的,採摘回來之後還有除梗、破碎、發酵、榨汁、發酵、出渣、熟成和到最後的裝瓶,一步都不能少,而且每一步還都要很忍着和仔細。
期間肯定還是要觀察過程的變化,還有添加各種需要加入的東西等等等。
「江醫生,我之前還想着做好之後帶回去給姐姐和媽她們喝呢,現在這樣看來我自己都喝不到。」
梁書兒說著用手指把破碎的葡萄汁放入嘴裏嘗了一下「好甜。」
她說著轉頭往四周看了一眼,趁沒人注意,她快速湊近在江葎的嘴上親了下,舌尖快速的在他的唇齒間掃過,然後退回來。
「甜嗎?」她雙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問。
江葎眸光暗了幾分,下移落在她紅潤的唇瓣上。
「甜。」他說。
「是吧。」梁書兒滿意的點頭,低頭繼續自己手上的活。
整個過程除了發酵需要較長的時間,其他的步驟倒也不是那麼難,只是需要認真和專註。
只不過因為是第一次接觸,倒也有一種新鮮感不覺得煩,反而還挺有耐心。
最後發酵前的工作都做完之後一天就這麼過去了,發酵好後剩餘的步驟他們委託給了酒庄內的一個專門的師傅,並且還留了地址。
這樣等到時候裝瓶之後師傅會按照地址把酒給他們寄到國內,然後還留幾瓶存放在這裡,等他們什麼時候有時間再過來的時候喝,反正葡萄酒越放越醇嘛。
雖然全過程不是他們親手,可好歹有一大半是他們親自參與的,對此梁書兒很是滿意,想着等到時候他們退休了之後過來這邊說不定就可以全程親自參與釀造等發酵了。
從溫控濕離開之後梁書兒還不怎麼餓,所以跟江葎兩人去了酒庄內的品酒室。
相比較於親自釀酒,品酒室裏面的人要多的多,都是些年輕的男男女女,而且還有好幾個華人。
裏面的裝修風格梁書兒很喜歡,從小樓梯下來的右邊就是一個半圓形的檯面,裏面有工作人員二十四小時效勞,隨時隨地可以點各種口味、各種品種、以及各種年份的紅酒。
而除了這個吧台,其他的地方沒有任何的擺設,只有牆壁上掛着一幅幅各種風格的青年畫作,來到這裡的有客人們三三兩兩結成一群,端着紅酒,愜意的欣賞着牆壁上的畫作。
這裡是品酒室,其實也相當於一個在品酒室裏面的畫展,因為掛在牆壁上的畫如果有看中的是可以聯繫工作人員賣走的。
梁書兒沒讓喝酒,可是在下來的時候她卻是給江葎要了一杯。
這會兩人站在一副《鞦韆上》的畫作前,梁書兒看着坐在鞦韆上的女孩,她背後的夕陽絢麗又奪目,可是女孩卻是低着頭,臉上的表情看不清。
鞦韆在動,女孩的雙手扶着身側的鞦韆繩,可頭卻是低着的。
梁書兒盯着這幅畫看了好一會,不知為什麼,她忽然有一股很是悲傷的感覺。
明明正副畫作給人的感覺都是明亮又耀眼的,無論是希望還是一旁的鮮花和綠草,以及女孩身上穿着的漂亮的裙子,每一處都透着掩飾不住的鮮亮。
可是梁書兒看着卻莫名有點不舒服。
她收回視線轉頭,見江葎也在看,而且臉上難得的帶着一絲走神。
梁書兒悄聲走過去,看着他手裡端着的紅酒,湊頭過去正要偷偷的喝上一口,卻被江葎發現,躲開了。
梁書兒不悅的抬頭看向他「你很過分。」
江葎看着她沒說話,下一秒卻是端着手裡的紅酒微微仰頭自己抿了一口。
梁書兒震驚的瞪大眼睛,目光在他性感的下顎線上一掃而過,然後小聲的控訴「你不讓我喝你自己喝,你故意的是嗎?」
江葎眉頭輕挑,手裡的紅酒很輕的搖曳了一下,問「難道這不是給我的?」
「……是沒錯。」梁書兒又說「可我就不能嘗一口嗎?」
江葎搖頭「不能。」
梁書兒臉色一正,開始蠻不講理「所以你是嫌棄我對嗎?」
江葎無奈「我很冤枉。」
「那你看看誰來這裡不喝酒?又不是白酒,都衝著這一杯過來的,你憑什麼不讓我喝?」
之前說她後背有傷她可以理解,她現在都好了還不讓喝,梁書兒很是生氣。
誰曾想她話剛落,江葎忽然低頭湊到她的耳邊低聲說了句什麼。
梁書兒先是一楞,隨後臉色在瞬間漲的通紅。
「你……」她快速左右看了眼,生怕被人聽到他剛才的話。
江葎再次抿了一口手裡的紅酒,看着她紅透的臉,低聲道「小酒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