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溺寵前妻無上限
溺寵前妻無上限

溺寵前妻無上限容姝傅景庭

標籤: 傅景庭 容姝 溺寵前妻無上限 玄幻
玄幻《溺寵前妻無上限》目前已經迎來尾聲,本文是作者「容姝傅景庭」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容姝傅景庭的人設十分討喜,主要內容講述的是: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2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們只一心覺得煲這個湯,是為了大少爺好,可以給大少爺補身體。
但是她們並沒有想過,這個湯大少爺能不能接受。
直到現在看到大少爺直接吐了出來,而且還十分難受的樣子,她才恍然的反應過來,這湯不是每個人都喝得下去的。
尤其是大少爺口味本來就偏淡,而這湯的材料卻又那麼重口……
老夫人見傅景庭吐成這樣,心裏也有些心虛,壓低聲音回道「我們也是為了他好,所以我剛剛才阻止你直接把煲湯的材料說出來,就怕他知道了會不喝。」
「可是現在就算大少爺不知道材料,他還是喝不下去啊。」馮媽看着傅景庭,心裏有些愧疚。
老夫人沒話說了。
過了好一會兒後,才嘆息着重新發聲,「是我高估了這孩子,沒想到他這麼沒用,連口湯都喝不下去。」
馮媽嘴角抽了抽,沒接話。
雖然跟老夫人是閨蜜,是家人。
但不管怎麼說,自己終究還是一個外姓人。
所以老夫人可以說大少爺沒出息,自己卻不能附和。
再者,這湯她雖然沒有喝,卻也知道味道不會好到哪裡去。
別說大少爺了,估計換其他人,也會吐出來。
所以真的不是大少爺沒出息啊。
這邊,傅景庭只想把嘴裏噁心的味道全部清理掉,根本沒有空去聽老夫人和馮媽在說些什麼。
他只知道,自己喝的那不是湯,喝得彷彿是泔水,味道又臭又怪不說,根本就讓人咽不下去。
而且這味道殘留的時間還很長,他都吐了出來,也能清楚的感覺到嘴巴里臭烘烘的。
不止如此,這股味道,還不停的充斥着他的鼻息,熏得他腦子都在發暈,連喉嚨都是酸澀的。
這到底是什麼湯啊?
傅景庭痛苦不堪,只覺得整個人飽受折磨。
容姝即便不用多問,都能感受到他此刻的煎熬,又焦急又心疼,等他已經不吐了,不咳了後,趕忙把自己剛剛的水遞給他,「快,喝點水,漱漱口。」
傅景庭現在正需要這個,接過水杯就開始漱口,想用清水把嘴裏噁心的味道給衝掉。
很快,一杯水用完,嘴裏的味道的確沖淡了一點,但傅景庭卻依舊能夠感覺到,還有絕大部分殘留。
反正他一張口,噁心的味道就能散發出來。
因此傅景庭說話,都是半捂住嘴的,「祖母,您老實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湯?」
他黑着俊臉,赤紅着雙眼緊盯着對面兩個老太太。
容姝也看着兩個老人,十分想要知道答案。
想知道,兩個老人到底用什麼東西才煲出了這麼一份,讓傅景庭痛苦不堪的湯來。
面對傅景庭和容姝的注視,兩個老人又對視了一眼,又從對方眼裡看到了心虛的神色。
馮媽更是輕輕拉了拉老夫人的衣袖,詢問老夫人到底要不要說。
老夫人老眼轉了轉。
說?
這怎麼能說?
說了這小子不生氣才怪。
所以不能說,堅決不能說。
想着,老夫人突然扶着額頭,一臉不舒服的模樣,聲音虛弱的開口,「哎喲,我這頭怎麼痛了起來?估計是在涼亭里呆久了,吹了點冷風凍着了,不行,我要回去休息了,小馮啊,快扶我起來,我們回房間了。」
說著她趕緊對馮媽眨了眨眼,朝馮媽伸出手。
馮媽明白了什麼,臉上表情也頓時變得緊張焦急了起來,趕緊伸出手扶住老夫人的手,將老夫人扶起來,「老夫人你沒事吧,你振作一點,我這就扶你回房間,你撐着一點啊老夫人。」
一邊說,一邊扶着老夫人往涼亭外走。
容姝和傅景庭就坐在那裡,靜靜的看着兩個老太太演戲。
這拙劣的演技,別說他們了,任何人看了都不相信。
容姝好笑的搖頭,沒有拆穿。
但一心想要知道自己喝的到底是什麼湯的傅景庭,卻沒這麼大度了。
眼皮一抬,低沉清冷的聲音就傳了出來,「站住!」
這話一出,老夫人和馮媽下意識的就停下了腳步。
傅景庭也站了起來,一手插在褲兜里,一手放在石桌上,目光冷冷的盯着兩個老太太的背影,「整了我就想開溜,哪有這麼容易的事,祖母,馮媽,你們確定裝病就不用說了嗎?」
老夫人和馮媽在傅景庭和容姝看不到的地方,雙雙露出了尷尬的神色來。
隨後,兩個老太太轉過身來,臉上的尷尬立馬收起,變成了疑惑無辜茫然的模樣。
「景庭啊,祖母不知道你說什麼,什麼裝病啊,祖母聽不懂啊。」老夫人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傅景庭。
馮媽跟老夫人一夥兒的,自然幫着老夫人說話,連連點頭附和,「是啊大少爺,你這麼說就不對了,老夫人身體本來就不怎麼好,吹會風就頭暈,這你又不是不知道,所以你怎麼能說老夫人是裝病呢。」
「就是啊景庭,你這麼說祖母,真叫祖母傷心,哎喲不行了不行了,我這頭又開始暈了,小馮,我們還是走吧。」老夫人虛弱的靠在馮媽肩膀上,催促着馮媽趕緊帶自己離開。
馮媽也不想在這裡呆,怕再呆下去,大少爺非要揪着不放,趕緊點頭,扶着老夫人就要把頭轉回去。
兩個老太太這一出,看的容姝捂着唇,一直在笑。
天,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祖母和馮媽這麼好玩的時候。
沒想到,兩個老太太為了逃避某件事情,連裝病這種幼稚的行為都做得出來。
果然有句話說得好,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更何況,現在還是兩老。
好笑的想着,容姝又朝身邊的男人看去,果然看到男人越來越黑的臉色。
見傅景庭被祖母和馮媽氣得不輕,容姝本應該心疼才對。
但對不起,現在的情況是真的好笑啊。
畢竟這個世界上,能把傅景庭氣成這樣的人可不多見。
而且最關鍵的是,被氣成這樣,還不能把氣自己的人怎麼辦。
可以說,現在的傅景庭完全就是一個被欺負的小可憐兒。
女人滿臉看笑話的模樣,自然被傅景庭盡收眼底。
傅景庭眸色閃了閃。
看吧看吧。
現在他先解決祖母和馮媽,之後在收拾她。
讓她知道,自己男人的笑話,看了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傅景庭斂下心裏的心緒,重新把目光放到老夫人和馮媽身上。
見老夫人和馮媽繼續開溜,他薄唇微微勾出一抹冷笑。
這一次,他打定主意這次一定要弄清楚她們到底在搞什麼把戲,所以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放她們走。
想走,門都沒有!
「既然祖母頭暈,那就直接叫醫生,光是回房間休息怎麼能讓人放心,祖母,您說是嗎?」傅景庭眯眼,聲音陰惻惻的傳去。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