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林綰綰
林綰綰

林綰綰蕭煜

標籤: 林綰綰 玄幻 許易
精品玄幻小說《林綰綰》,趕快加入收藏夾吧!主角是許易林綰綰,是作者大神「蕭煜」出品的,簡介如下:四年後,她攜子歸來。一個矜貴霸道的男人突然闖進她的世界,「說,孩子的爸爸是誰?」一個縮小版的他突然跳出來,「哪來的野男人,敢搶小爺女神!」「……」蕭夜凌,「女人,偷我的心,知道什麼下場嗎?」「啊?」「作為補償,做我老婆,一輩子!」婚後,夫妻虐渣順帶虐狗。面對上門求複合的前任,林綰綰抱住男人的手臂,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1: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五日後。
千里外,阜城。
楚莫寒拖着泥濘的褲腿,天黑才回到宅子。
身後的黑鷹也是滿身泥點。
黑鷹看着楚莫寒明顯瘦了一圈的身影,又是心疼又是氣憤,「王爺,阜城這些官員欺人太甚了,要不要把這邊的事情飛鴿傳書傳到京城?」
「不必。」
楚莫寒沒進屋,讓侍衛打來一盆冷水,他脫掉外衫,和黑鷹兩人用冷水把小腿和腳上的泥洗乾淨,一盆清水瞬間變得渾濁。
侍衛又打了一盆水。
楚莫寒和黑鷹又洗了一遍,直到身上的泥都洗乾淨了,才換上乾淨的鞋子進屋。
見黑鷹憤憤不平,楚莫寒淡淡道,「這點小事處理不好,父皇只會質疑本王的能力。」
「可這些官員明明就是故意的。」
楚莫寒沉眸。
沒錯。
這些人確實是故意的。
他來徽州,不止是要修堤壩,還要查這些官員。
初到阜城,阜城的知州就給他送來了伺候的美人,當時楚莫寒對阜城不熟悉,沒有拒絕。等在阜城待了幾日,了解了具體情況之後,他拒絕了知州張鶴送來的銀子。
拒絕銀子。
就是拒絕同流合污。
張鶴暗示他,修堤壩做做樣子就行,但楚莫寒堅持要修,不但要修,還要精修。如此一來,他和張鶴就站到了對立面。
他是親王,也是欽差大臣。
張鶴不敢直接違抗他的命令,但他敢陽奉陰違。
召集修堤壩的百姓,他剋扣工錢,還剋扣一日三餐。
楚莫寒發現這個情況之後,就親自下場,跟百姓一起幹活,一起吃飯。有他在,百姓的工錢和三餐都是正常的,只要一日他不在,工錢就被剋扣一半,吃飯也只有白水就窩窩頭。
楚莫寒只能白日去修堤壩現場幹活,晚上回來再讓人調查阜城的這些官員。
短短半個月下來。
他整個人已經瘦了兩圈。
「王爺,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您的身體吃不消的。」
「無礙。」
楚莫寒在屋裡的桌案後坐下來,讓親衛進來,問了一些情況,「這些官員們查得如何?」
「鐵板一塊。」
親衛苦笑道,「張鶴已經在阜城任了二十多年知州,他手底下許多人都是他親手提拔上來的,很多要職,都是他的親戚,據屬下統計,光是他在阜城任職的親戚,就達到三十多人。」
「張鶴在阜城的地位,完全可以用一手遮天來形容。」
對此。
楚莫寒沒有意外。
他到了阜城,發現阜城官員全都以張鶴馬首是瞻,就大致猜到了情況。
「繼續查,他區區一個知州,哪有這麼大的膽子,查清楚他背後是誰在給他撐腰。」
「是。」
楚莫寒揉揉發脹的太陽穴,「今日可有京城傳來的書信?」
「有一封。」
楚莫寒倏然抬頭。
親衛從懷裡取出一封沒拆的信,「是公主殿下讓人快馬加鞭送來的。」
「……」
楚莫寒眸色黯了黯,「放下吧。」
親衛把信放到楚莫寒面前的桌案上,楚莫寒沒拆,先處理公務,等公務處理完,一抬頭,才看到這封信。
應該不是什麼大事。
京城中若是出了事,應該是太子皇兄讓人給他傳信才對。
楚莫寒隨意地撕開信封。
拿出信件,只一眼,他就臉色大變地起了身,起身的動作太急,直接掀翻了腳邊的太師椅。
黑鷹嚇了一跳。
「王爺,怎麼了?」
「……」
楚莫寒一目十行地把信看完,等看完信,他的臉已經鐵青一片,他吸口氣,「黑鷹,備馬。」
「現在?」
「現在!」楚莫寒道,「避開張鶴的眼線,本王要回京一趟。」
「回京?」
「王爺,您是欽差大臣,沒有皇上傳令,私自回京是重罪啊。」黑鷹跪在地上,鄭重道,「王爺三思啊。」
「本王三思過了,即刻備馬。」
「……」
見楚莫寒心意已決,黑鷹不敢再勸,咬咬牙讓親衛牽來日行千里的汗血寶馬,他從箱籠里找出一件厚厚的大裘給楚莫寒披上。
給自己也披了一件。
楚莫寒當即道,「你留在阜城,本王自己回去。」
「王爺……」
「放出風聲,本王近日染了風寒,明日在宅子里休息。」楚莫寒冷靜吩咐黑鷹,「你是本王的近身親衛,你跟本王一起消失,肯定會引起張鶴的懷疑。所以,你留下吸引張鶴等人的注意。」
「可王爺您一個人……」
「本王回京是臨時起意,不會有人知道,自然也不會有暗殺。」
可黑鷹不放心啊。
「放心,三日之內,本王必回。」
黑鷹咬咬牙,「屬下一定穩住阜城這些人。」
「立馬去準備通關文書和路引。」
「是。」
黑鷹很快拿了文書等物進來,跟文書一起拿來的,還有用油紙包裹的風乾牛肉和比較扛餓的乾糧,又用水囊裝了滿滿一水囊的水,外加整整一水囊的烈酒。
「夜裡風寒,王爺若是冷的受不住了,喝口酒能暖暖身子。」
「嗯!」
楚莫寒把水囊掛在腰間,其他的吃食用包袱一裹背在肩頭,他換上靴子,又用黑色的面巾遮住臉,「馬備好了嗎?」
「備好了,在後門。」
楚莫寒離開院子,大步往後門走去,到了後門,親衛已經牽了馬在那裡等着,楚莫寒翻身上馬,「黑鷹,這裡的事情就暫時交給你了。」
「定不辱命。」
「駕!」
楚莫寒一夾馬腹,馬兒一聲長嘶,轉眼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親衛有點懵,問黑鷹,「老大,到底是什麼大事,能讓王爺堤壩都不管了,急匆匆就走?」
「……」
黑鷹嘆氣。
還能是什麼事。
除了王妃,他就沒見王爺在誰面前失態過。
就是不知道王妃那邊到底出了什麼事,能讓王爺急成這樣。
……
次日。
小星星起床洗漱之後,跟往常一樣跟墨羽在院子里練了會兒近身搏鬥,出了一身大汗之後洗了澡才去吃早飯。
彼時已經日上三竿。
飯還沒吃完。
她突然感覺到一道穿透性十足的目光落在身上。
她警惕的扭頭。
和窗外楚莫寒通紅的眸子對個正着。
小星星起初懷疑自己看錯了,她瞪着眼又去看,窗外已經沒了楚莫寒的身影,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夾雜着凌冽的寒風和塵土,轉瞬間出現在她面前。
正是楚莫寒。
小星星瞠目結舌。
「你……你怎麼回來了?」
「……」
楚莫寒死死盯着她,一言不發。
突然。
他像是受到什麼刺激,一把扼住她的手腕,強行把她拽到床邊,然後把她推到床上,用力壓了下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