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離婚後,大小姐馬甲颯爆全球

離婚後,大小姐馬甲颯爆全球盛南梔封時宴

標籤:
都市《離婚後,大小姐馬甲颯爆全球》目前已經迎來尾聲,本文是作者「盛南梔封時宴」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盛南梔盛國華的人設十分討喜,主要內容講述的是:「離婚吧,思雅回來了,我要娶她。」這是盛南梔聽過最無情的話,結婚三年,她一直是封時宴心中白月光的替代品,當白月光歸來時,她這個替代品將可以徹底消失,離婚後再次歸來的盛南梔,從可憐的孤兒搖身一變成為了最有權勢家族的盛家大小姐。身披各種馬甲的她令人望塵莫及,而她的前夫封時宴,則在每天悔不當初中。」...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5 14: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韓韻的話讓盛南梔整個人直接愣在了一旁,她沒有想到陸雲涼打電話會給自己說這個,現在她結婚的事情看起來是瞞不住了。
盛南梔準備對韓韻全盤托出「韻姨,我確實是結過婚,在三年前。」
韓韻還以為自己剛剛接的電話,是那個男人在胡說八道,但誰能想到居然是真的?
「小梔是和國外的男人結的婚嗎?」
盛南梔搖頭「不是,是國內的,他叫封時宴,是京都封氏集團的總裁,我喜歡他了很久,所以一滿二十歲我就去了京都找他,嫁給他做妻子,三年前我並沒有出國留學,我是去了京都,對不起韻姨,騙了你這麼久。」
韓韻至今無法從盛南梔所說的話中回過神來「小梔,你……怎麼突然之間就結婚了?你爺爺知道這件事嗎?」
盛南梔點頭「知道,當時我爺爺極力阻止我,不讓我嫁給封時宴,但是我還是毅然決然嫁了,導致三年都沒有和我爺爺聯繫,三年後,我離婚了,他提出來的,理由是他喜歡的白月光回國了,需要我為她騰位。」
「你說什麼!!」
韓韻激動的從床上站起身「封時宴那個臭小子算什麼東西?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你?你都嫁給他了,他白月光一回來就讓你騰位?他憑什麼?」
韓韻對盛南梔是真心寵愛的,也是真心拿她當自己親生女兒對待的,現在見自己親生女兒被人如此對待,韓韻簡直是恨不得衝上去把封時宴大卸八塊。
「小梔,你別怕,韻姨給你做主,那個封時宴敢這樣欺負你,我替你收拾他。」
盛南梔現在已經沒什麼感覺了,她伸出手抓住韓韻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的身邊坐下「韻姨,你不用這麼激動,我現在已經不難過了。」
「不難過也不行啊!封時宴這麼對待你,小梔就因為不難過就要放過他?」
盛南梔垂下眼眸說道「韻姨,封時宴現在和我算是朋友吧,他後面娶了秦思雅,然後又離婚了,現在又跑來追求我,我拒絕了他,
要求和他做朋友,他沒同意也沒有拒絕,但是韻姨,我不想因為離婚就做出報復封時宴的事情,所以算了吧。」
韓韻心疼的看着盛南梔問「你和封時宴離婚多久了?」
「一個月多一點吧。」
「什麼?一個月多一點,他就娶了其他的女人?然後還二度離婚了?」
盛南梔點頭,韓韻被封時宴渣男的做派給氣到不行「這是什麼頂級人渣?小梔眼睛瞎了?居然把這種貨色給看上了,不是韻姨說你,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啊?」
「當時就想着喜歡,後面就想着和他過一輩子,如果秦思雅沒有回來的話,他應該是可以和我過一輩子的,可是沒有如果。」
盛南梔心情鬱悶沉重,她不太想和韓韻進行這個話題「韻姨,我們不要說這個話題了,換一個吧。」
「小梔不願意再提起,看起來在你的心裏還是很看重那個封時宴的,你還沒有把他給忘掉對嗎?」
盛南梔垂下眼眸,什麼也沒說。
韓韻嘆息一聲,伸出手抱住盛南梔「小梔,沒關係的,別難過了,既然和封時宴離了婚,那我們就儘可能的朝前看,二婚也可以嫁很好的,到時候韻姨給你介紹?」
盛南梔搖頭「不用了韻姨,我暫時還不想談戀愛,你別管我了,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解決的,你出去忙吧,我想一個人待一會兒。」
韓韻看着如此不想搭理人的盛南梔,她不再煩着盛南梔,而是站起身離開了盛南梔的房間里。
在韓韻離開後,盛南梔拿出手機給陸雲涼回了一個電話過去,接聽電話的人不是陸雲涼,而是酒吧的酒保「你好,請問你找誰?」
「這手機不是陸雲涼的嗎?怎麼現在卻在你的手中?你是誰?為什麼拿着陸雲涼的手機?」
酒保回答道「是這樣的小姐,這手機的主人和他朋友喝醉了,現在正趴在吧台上面睡覺呢,我拿他手機就是想看看有沒有人能夠來接他們倆一下,我看小姐應該和這位先生認識,所以你看你能不能過來帶他和他朋友回家?」
她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能夠離開這裡,因此她沒辦法去接陸雲涼「我沒空,你找他大哥去接吧。」
「大哥?我看這手機上沒有大哥的電話號碼啊,會不會名字?不知道這位先生的大哥怎麼稱呼?」
「陸少霆。」
酒保在手機上搜索了一下「這名字並沒有存在於手機上,不知道小姐可以告訴我他大哥的電話嗎?」
盛南梔找到陸少霆的電話告訴了酒保,酒保記下後,對盛南梔說了一句謝謝,就掛斷電話給陸少霆打了一個電話過去,陸少霆在接到酒保電話後,立刻來到了酒吧接陸雲涼。
看見和陸雲涼趴在一起的封時宴,他頭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陸雲涼!你喝一晚上了,還不回家,這是在做什麼呢?」
陸雲涼被這叫聲給嚇的一個激靈,他蹭的一下就從吧台上嚇的站起來了,看見陸少霆來了,陸雲涼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陸少霆,你怎麼在這裡?」
「除了來接你之外,你覺得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跟我回去。」
陸雲涼喝的爛醉如泥的說「我不!我要留在這裡繼續和我兄弟喝酒,嗯?我兄弟呢?怎麼不見了?」
陸雲涼左右的看了看,再看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封時宴時,陸雲涼趕緊把他從地上拉了起來「兄弟,起來接着喝啊,你躺地上做什麼?起來啊兄弟。」
封時宴頭疼的甩開陸雲涼的手「別碰我,別碰我。」
陸雲涼看着躺在地上不動得封時宴,他乾脆也不動了,整個人往他身上這麼一壓睡覺去了,陸少霆在一旁看的簡直是火冒三丈,
「陸雲涼!你故意的是吧?我讓你和我一起回家,你給我躺地上擺爛?行啊!你喜歡躺是吧?那你慢慢躺吧。」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退出移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