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現言›池鳶霍寒辭
池鳶霍寒辭

池鳶霍寒辭佚名

標籤: 池鳶 池鳶霍寒辭 都市現言 霍明朝
小說叫做《池鳶霍寒辭》,是作者「佚名」寫的小說,主角是池鳶霍明朝。本書精彩片段: 能力強一點,嘴甜一點,這朵高嶺之花就能縱着她。 她要什麼,霍寒辭給什麼。 「霍總很快就會甩了她。」 「逢場作戲,只是玩玩而已...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9: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明明和霍寒辭已經公開,但卻始終覺得,現在的幸福,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偷來的。
池鳶解釋了昨晚的事情,掛了電話後,盯着面前的毛線團發獃,直到毛線團被一隻手修長的手拿起。
她順着這隻手看過去,看到的便是霍寒辭。
霍寒辭此時已經處理好了工作,看到她的手裡已經有了一點兒圍巾的雛形,也就挑眉。
「要織好了么?」
池鳶覺得好笑,織一條圍巾哪裡有那麼快,而且明天還得去聚餐,得耽誤一天,想在過年前戴上,估計還得她緊趕慢趕。
「還早。」
霍寒辭將毛線團放下,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過年前我能戴上?」
「很急?」
雖然是她親口說的要當做過年禮物,但怎麼感覺霍寒辭比之前更急切了呢。
霍寒辭一本正經的點頭,確實是有些急,畢竟都已經跟人炫耀完了,如果遲遲不戴,聶衍那張嘴怕是不饒人。
「我盡量三天之內完成。」
所以當晚,霍寒辭凌晨兩點醒來時,看到池鳶還在挑燈夜戰。
他瞬間有些後悔,不該催她。
「池鳶,先睡覺。」
池鳶揉了揉酸澀的眼睛,此時已經很困了,聽到霍寒辭說了睡覺兩個字,就趁勢將手中的東西放下,往他懷裡一滾,連一分鐘都沒到,就睡了過去。
霍寒辭覺得好笑,這是有多困。
他以為池鳶會睡個懶覺,但是隔天一早醒來時,她已經在後花園繼續織了。
霍寒辭站在二樓陽台上,淡淡的看着她,映着玻璃房裡開得正艷麗的花,只覺得這副場景異常美好。
中午一點,姜野在群里發了消息,說是已經出發了,大概三個小時後就能到。
姜野的眼神清明,長相端正銳利,眼神極具攻擊性。
一雙黑色的長靴,褲腳扎得整整齊齊,身材很高,見到他的第一眼,恰如仰頭見春台,生意盎然。
此刻他的手裡捏着手機,笑着打量了一下外面。
前排的司機不敢與他搭話,畢竟這位在隊里,是不要命的存在,誰年紀輕輕的就能接二連三的立下大功,也就只有姜野。
「你說寒辭怎麼會喜歡一個和我們圈層都不一樣的人?」
這是很難理解的一件事。
他像是在自言自語,接着將手機一丟,「算了,去了就知道那個池鳶長什麼樣子。」
姜野左右坐不住,也就在群里艾特了霍寒辭。
【把你女朋友帶上,OK?】
霍寒辭極少聊天,姜野已經做好了他不回復的打算,所以發完這條,又將手機一丟。
接風宴的地點就在郊外的酒店,要開半個小時的環山跑道,聽說那一座山都是私人場所,有錢人的世界還真是想像不到。
池鳶坐車上,因為窗戶開了一條縫,被凍得臉頰有些紅,霍寒辭將她領口的衣服扣到最上面一顆,「扣好,小心感冒。」
她也就關上窗,回頭對他笑了一下。
剛想說點兒什麼,手機就響了起來,是唐樓打來的電話。
唐樓並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什麼,而且他極少主動打電話過來,除非是跟公司有關的事情。
池鳶按了接聽鍵,裏面傳來唐樓略微有些得意的聲音。
「池鳶,公司今天就要赴美上市,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池鳶的心臟瞬間一抖,眼睛眯了起來,唐樓的速度還真是快。
他們的公司就要上市了。
「我聽說霍氏把你開除了?」
池鳶便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霍寒辭,「嗯。」
唐樓那邊沉默了一下,笑道「開除得到正是好時候。」
池鳶暫時還沒讓霍寒辭知道她投資公司的事情,她也暫時不打算說,這是唯一的底牌,以後公司能發展到什麼樣子,她的後盾便是什麼樣子。
「會有問題么?」
「你給了我這麼多錢,我要是這點小事兒都搞不定,也就沒資格成為你的合作夥伴了,你知不知道上次那個一百億讓我有多震驚,我甚至懷疑你背地裡去印鈔票了。」
池鳶笑了笑,那個賭場的資金活躍度可比鈔票機快多了。
「池鳶,你放心,上市沒問題,我們資金充足,而且有關與我們的首輪融資合作商,我也會好好考慮。」
「我信你,你只要記住,加入的資本只能服務於我們,而不是控制我們,控制權要掌握在自家人手裡。」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