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現言›陳河圖唐瑩
陳河圖唐瑩

陳河圖唐瑩陳河圖唐瑩

標籤: 唐瑩 都市現言 陳河圖 陳河圖唐瑩
無刪減版本的都市現言《陳河圖唐瑩》,成功收穫了一大批的讀者們關注,故事的原創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實力,主角陳河圖唐瑩。簡要概述:母親怔了一下,低頭不語。陳河圖又問道,「對了,媽,你拿這個飯盒要去哪裡?」他早就注意到地上那個飯盒裡,散落出來的飯菜。母親依舊沉默不語。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了心頭,陳河圖明白,家裡一定是出事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9: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圍在他們身邊的白衣修鍊者,全部命喪黃泉。
致此,齊元賓帶來的所有人,全部都被滅殺。
陳河圖這才收起了龍吟劍,然後對着院子里的那些一臉恐懼的少年,柔聲的說道「你們有事沒有?若是沒事的話,幫忙把他們都抬回房間。」
「沒事兒的,掌門!」
這些少年中有一些膽大的人,他們跑到了獨孤青衣,小二,周勤,六不像等人的身邊,然後把他們抬進了房間里。
在他們回到房間之後,陳河圖根本來不及療傷,便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探查着。
他現實來到了獨孤青衣的房間里。
他的傷勢最重。
走到床邊,看着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獨孤青衣。
陳河圖喃喃的說道「兄弟,你可千萬不要出事啊!」
接着,他便查看獨孤青衣的傷勢。
他身上有至少二十道傷口,服過丹藥之後,好在已經止住了血。
但傷口處泛起的白肉,仍然讓陳河圖看的心驚膽戰的。
他的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同時,又有一些內疚。
「哎!」
陳河圖取出繃帶等東西,給獨孤青衣包紮了一下傷口,然後又餵給獨孤青衣一顆丹藥之後,就準備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陳河圖猛然發現,獨孤青衣的額頭上有汗珠流了下來。
「嗯?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傷口感染,發燒了?」
陳河圖摸了一下獨孤青衣的額頭。
「不燒啊!」
接着,他開始給獨孤青衣號脈。
這一號脈不要緊,他頓時發現獨孤青衣的脈象非常混亂,體內的血液也在不停的沸騰着。
「這是咋回事?」
陳河圖從來沒有遇見過這種情況。
正當陳河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房間的門開了,雲曉月,神天祿,還有陳不悔他們三個人走了進來。
他們看到陳河圖皺着眉頭,急忙問道「怎麼了?獨孤青衣的傷勢又加重了?」
陳河圖點了點頭後,又搖了搖頭。
這可讓雲曉月他們有些迷糊了。
「到底是怎麼了啊?」雲曉月又追問了一句。
陳河圖沉吟了一聲說道「他傷口正在癒合,但是脈搏異常,體內的血液沸騰,好像是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這是為什麼?難道是丹藥吃的太多了?」雲曉月疑惑道。
陳河圖搖了搖頭說道「不像,更何況,我給他吃的丹藥,都是我自己煉製的,藥性溫和,不會讓他有這樣的反應的。」
「那這是怎麼回事?」雲曉月走到了床邊,看向了獨孤青衣。
只見獨孤青衣渾身都在發抖,他額頭上的汗珠,也越來越多的。
這讓雲曉月不免有些擔心。
這時,神天祿繞過陳河圖,走到了床邊,看了獨孤青衣一眼,然後伸手在脈搏處號了一下脈,臉上露出了笑容。
見,神天祿露出了笑容之後,陳河圖和雲曉月不解的看向了他。
不待他們兩個人發文,神天祿說道「放心好了,他沒事……」
「沒事兒?」雲曉月瞪着她的大眼睛說道「那他為何渾身發抖,額頭上的汗珠這麼多?」
陳河圖沒有說話,但眼神中也充滿了好奇。
神天祿並沒有回答陳河圖和雲曉月。
而是問道「躺在床上的這個年輕人,可是姓孤獨?」
聽到神天祿的這句話,陳河圖和雲曉月兩個人頓時有些心驚。
這個神天祿到底什麼來頭,怎麼對他們身邊的人這麼了解?
就連獨孤青衣他也知道?
想到這裡,陳河圖問道「你怎麼知道他姓孤獨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